第一卷  第二十一章 識破真相

章節字數:2982  更新時間:12-05-09 07:05

背景顏色文字尺寸文字顏色鼠標雙擊滾屏 滾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拂云府衙,知府翁叔元一臉陰郁地坐在書房里,面對一疊打開的案卷。因為焦躁,他無意識地一只手敲著桌面,另一只手揉著發痛的太陽穴,眉心皺得猶如深壑。

    “大人。”師爺方儒和捕頭喬適一前一后走進來,看著知府大人焦頭爛額的樣子,方師爺上前勸道,“大人這樣焦慮也于事無補,皇上給了一個月的破案期限,現在才剛開始。”

    翁叔元沉沉嘆道:“不是期限問題,實在是被殺的這兩個人都身居高位,死因沒有查明之前,朝中人心惶惶,猜測什么的都有。朝廷一下子失了兩大支柱,皇上已經震怒。壓在我們身上的責任太重,絕非死一兩個市井小民能夠相比的。我辦案至今,還沒有遇到這樣棘手的問題。劉佑誠死得詭異,兇手就像幽靈;而李泊死于光天化日之下,兇手同樣縹緲無蹤……。”

    沒有說話的喬適謹慎地開口:“大人,這兩人會不會出于同一原因被殺?”

    翁叔元搖頭:“這兩人脾氣不對路,平時在朝中走得很遠,除了同朝為官,他倆簡直風馬牛不相及。若說他們為同一原因被殺,我實在找不出理由。”

    方師爺也道:“是啊,劉佑誠喜歡女色,而李泊不近女色,他們話不投機。劉佑誠死于妓院,讓人很容易聯想到紅顏禍水;而李泊死在寺廟,卻讓人毫無頭緒。”

    一時三人都陷入沉默,人人臉上都帶著凝重之色。

    半晌,方師爺道:“大人,依卑職愚見,只有那禪積寺行兇的兩人還勉強算得一點線索。兇手殺人手法狠辣、行蹤飄忽,看來不是一般人,而是職業殺手。我們可以從這點下手,查一查李泊有沒有冤家對頭,有沒有可能買兇殺人。”

    喬適道:“另外,卑職加派人手,在京中各大客棧查問,這幾日有無形似殺手的江湖中人出現。”

    屋頂上,一條黑影將他們的對話聽得清清楚楚,雙眸在黑暗中發出清冷而明亮的光芒,待師爺與捕頭雙雙離去,他的身形猶如葉片般飄起,瞬間消失了蹤影。

    城東樊府,剛過而立之年的戶部尚書府樊蠡正伏案疾書,他的夫人戚氏端著茶托進來,將茶杯放到他面前,柔聲道:“老爺,早點歇著吧,傷寒才剛好一點,實在不宜勞神。”

    樊蠡看她一眼,溫和地微笑:“我沒事,夫人只管自己去休息,我還有一個折子要寫,急需呈給皇上,很快就好。”

    戚夫人心疼地苦笑,上前為他輕輕揉捏著肩膀,埋怨道:“你啊,總是這樣賣命。”

    “夫人說哪里話?食君之祿、忠君之事。當朝天子仁德無雙,我輩有幸事明君,豈能怠乎職守?”

    一條黑影緊貼在屋頂,一雙鷹隼般犀利、秋水般冷洌的眸緊緊盯著屋里的樊蠡。若是在燈光下,便能看清他眼里不斷變換的復雜神色,可是黑暗淹沒了一切,誰也看不到。

    直到戚夫人姍姍離去,黑影警惕地向四周觀望,院子里有幾名侍衛在巡邏,還有一名丫環提著燈穿過長廊,走向后院。整個樊府除了書房、廚房與后院還亮著燈,其余地方籠在極淡的月光里,一團模糊。

    而書房里只有一名小廝服侍在樊蠡身邊,別無他人。那小廝神情懨懨的,站著都好像要打瞌睡的樣子。

    “拂云府至今查不出半點蛛絲馬跡,也沒有想到兩人之死有什么關聯,那么,這個樊蠡,我就給他下蠱,讓他死得更加不明不白吧。”黑影正是蒼夜,剛從拂云府偷聽出來,他就下了決心。此刻在樊府窺視,尋找機會給樊蠡下蠱。

    在不同場合、用不同手法,制造出撲朔迷離的殺人案,令鳳宣帝蕭重彥陷入迷霧中,焦慮成狂,讓大鳳朝廷經受重創,短期內無法復原。這就是子涵頒布密殺令的用意。

    而自從師父獨孤玄出現,蒼夜已不得不出手。他不能總是借助于郁離與明軒之手,一是不忍讓他們擔負太多的罪孽,二是不愿他們的目標太明顯。

    他們已經殺了一個李泊,這樊蠡,只能靠自己的手來除去了。所以,在踩踏了樊府的地形后,他選擇今夜動手。

    就在這時,書房里的樊蠡似乎背后長著眼睛,看到了那名小廝昏昏欲睡的樣子,回頭道:“小億,這里不用你伺候了,你去睡吧。”

    小億不好意思地埋下頭,囁嚅道:“老爺……”

    “好了,去吧,你待著也沒用。”樊蠡揮揮袖子,“我寫完奏折就去睡。”

    小億躬身應是,悄悄退了出去。

    蒼夜見他離去,而書房內除了樊蠡再無旁人,心中暗道:“這樊府防守如此松懈,想必樊蠡身為文官,平日少有樹敵。這個人倒是大大的忠臣,可惜……”可惜,我不得不殺你,我別無選擇。

    一念至此,蒼夜猛地握緊腰畔的劍,感受到劍身透出的冰冷與堅硬,片刻,緩緩松開,漆黑的眸子中閃出一絲殺氣。人騰身掠起,無聲無息地飄落在書房門口。

    燭火呼的一閃,樊蠡猛然抬頭:“誰?”一聲驚呼剛剛出口,蒼夜的手掌就向前揮了出去。

    就在這時,另一條黑影閃電般撲到樊蠡面前,轟的一聲,兩股掌力相撞,在空中炸出一團氣流。蒼夜只覺得一股颶風襲來,身形不由自主地倒退一步,一聲悶哼幾乎出口。

    一瞬間,他心中的驚駭難以言傳,想不到樊府中還有此等高手!

    身形方定,就聽一個清朗的聲音響起:“樊大人,你還好吧?”蒼夜的心驟然沉入冰窟:出現在眼前的這個人竟然是蕭暮寒,那個口口聲聲叫他“夜”的蕭大哥!

    那天在王府沒能下手殺了他,而此刻,他們倆竟面對面交鋒!蕭暮寒怎么會出現在這兒?他怎會有預防?是他一直在跟蹤自己?連自己都沒能發現他的行蹤,他的輕功該有多出神入化?

    大鳳朝的萬里長城,江湖鼎鼎有名的麒麟公子,當年獨挑凌霄城城主歐陽炎的蕭暮寒,原來……真的有一身深不可測的武功。

    “王爺,是你?”樊蠡驚魂未定,聲音猶自顫抖,面色慘白,“這人是……?他為什么要殺我?”

    “樊大人,你先退到安全的地方去,這里交給我。”蕭暮寒語聲沉著,一雙黑眸精光閃閃,盯著蒼夜。直到樊蠡退出,他才開口:“夜,我沒想到,原來是你!”

    一句話猶如晴天霹靂震在蒼夜頭上,尤其當他聽蕭暮寒用那種悲憤、不甘、沉痛的語氣喚出那聲“夜”,他只覺得五臟六腑被雷電劈中,瞬間燒成了焦炭。那種深入骨髓的痛,痛得萬劫不復。他不知道為什么會有這種感覺,被敵人發現,無非是殊死一拼而已。為什么會這么痛?為什么?

    他眼前浮現出南宮雨陌的臉,那雙明凈的眼睛如淺淺蕩漾的春水,溫柔地包圍著他。可是瞬間,不知從何處涌來的狂濤將他吞噬、將他淹沒,天地間只剩下一片漆黑。蕭暮寒知道了他的真實身份?他們之間從此隔著光明與黑暗,再也沒有可能了……不,不是早就沒有指望過什么么?不是早就在避開她,希望與她各自天涯么?

    “夜,我與你一見如故,我本來當你是朋友。”蕭暮寒的語聲低沉而艱澀,英俊的面容微微扭曲,“我當你是朋友,你知不知道!”

    蒼夜猛地一震,腳步不由自主地往后退了一步。好不容易克制住自己,冷聲道:“你如何發現的?”

    “我曾經有一點懷疑你,你說你從小就是孤兒,十二歲被拂衣門的人收留,訓練成殺手。可你跟我說李白的《俠客行》,初見那天你提到岱輿、員嶠、方壺、瀛洲、蓬萊五座仙山。我想,拂衣門的人訓練的是殺手,怎會將你訓練得如此有才華?可是我沒有深入去想,人各有天賦,也許你是自學的。”

    蕭暮寒一眼不眨地看著蒼夜,費力地道:“李泊被殺那天,侍衛在門口稟報,而你臉上一點表情也沒有。若換作旁人,至少會有一點驚訝,而你就好像早就知道這件事。但我想,你曾是殺手,可能天性如此冷漠。

    后來我找你來喝酒,你問我,‘出了李泊的案子,蕭大哥還有心思喝酒?’。。。。。。”

    蒼夜瞬間明白了什么,渾身發冷,一直冷到指尖。這個蕭暮寒,真的非常人能比。普通人根本不會想到的地方,他卻洞察秋毫。

    蕭暮寒用近乎悲哀的目光看著他:“如果只是個毫不相干的人,你怎會那么容易、那么自然地說出李泊二字?你只是聽侍衛說了一次而已!分明是因為你了解這個人,你甚至在他身上用過心。那時候我多想我只是瞎猜疑,可是……我裝醉試探你,你卻在我背后舉起了我送你的匕首!”

    

打賞本章    舉報本章
這本書實在是太棒了,我決定打賞作品的作者!
100 銅板 300 銅板 1000 銅板 3000 銅板
5000 銅板 10000 銅板 30000 銅板 100000 銅板
打賞查看
送黃瓜送蘋果送香蕉送筆記本送手機送鉆石送跑車送別墅
標題:
內容:
評論可能包含泄露劇情的內容
* 長篇書評設有50字的最低字數要求。少于50字的評論將顯示在小說的爽吧中。
* 長評的評分才計入本書的總點評分。

Copyright 2017 www.utakn.tw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擅自轉載本站內容。
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我們拒絕任何反動、影射政治、黃色、暴力、破壞社會和諧的內容,讀者如果發現相關內容,請舉報,連城將立刻刪除!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及本站所做之廣告均屬其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如果因此產生任何法律糾紛或者問題,連城不承擔任何法律責任。

關閉窗口
        
王者捕鱼破解版无限金币 安徽时时是真的么 幸运飞艇7码专家 河南快三走势图走势图一定牛 90990马会资料开奖结果 世界斯诺克锦标赛 天津快乐十分预测群 内蒙古时时十一选五开奖 山东扑克3开奖走势图 终于发现微信斗牛软件 云南快乐十分怎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