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五十七章 游子之心

章節字數:2868  更新時間:12-06-19 21:52

背景顏色文字尺寸文字顏色鼠標雙擊滾屏 滾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聽到修刃的稟告,子涵并沒有大發雷霆,可是他身上發出的寒意令修刃感到窒息。

    “王爺是什么意思?”冷冷的聲音問道。

    “王爺他已經沒了主意,他命屬下進宮向大王稟報,請大王定奪。”

    子涵沉吟片刻,臉色恢復如常,一拂袍袖:“走,到閬苑去。”

    子湘已經在房里呆坐了很久,房門緊閉,不讓任何人打擾。他眼里的火焰燃起又熄滅、熄滅又燃起,臉色時而青、時而白,腦子里像走馬燈似地轉,一會兒是南宮雨陌巧笑嫣然的模樣,一會兒是南宮雨陌橫眉冷對的模樣,她的羞憤、她的絕望、她的孤獨、她的無助、她的喜悅、她的恬淡、她的堅強、她的冷靜……每一種表情都從記憶里浮起來,走馬燈似地在眼前晃動。

    南宮雨陌,南宮雨陌……喃喃地念著這個名字,每念一次心臟就收縮一下,并不熟悉的鈍痛一波波擴散出去,有什么東西堵在胸腔里,堵得他呼吸困難。

    直到門外響起侍衛的稟報聲“王爺,大王來了,已在客廳就坐”,他才如夢方醒,騰地站起來,拉開門奔出去。

    “王兄……”只喚了一聲王兄,他直直跪下,俯身叩首,一言不發。

    睫毛垂下,掩住眼底一抹黯然。

    子涵看他一眼,有些發愣,早上才見,為何此刻卻感覺自己的兄弟有些不一樣了?他擺手示意:“起來吧。”

    子湘卻不起來,把頭垂得低低的:“臣弟違逆王兄旨意,把南宮雨陌強留在自己身邊,卻讓她逃跑了。是臣弟之過,請王兄責罰。”

    子涵更是愣神,這兄弟素來被自己寵壞了,驕縱成性,幾曾露出這樣真心懺悔的模樣?有些無奈又有些不忍:“起來吧,孤不是來責罰你的。”

    子湘抬起頭,見他臉色平和,他有些疑惑,卻還是順從地站起來:“王兄此來……?”

    子涵沒有回答,卻仔細看了他兩眼。這兩眼,讓他覺得子湘更加不同了。只是這大半天的時間,只是因為南宮雨陌的逃跑,子湘好像受了很大的打擊。神情疲憊中透出萎靡,一雙飛揚跋扈的眼睛,此刻看來深了許多。

    他整個人看起來成熟了許多,而且多了一些他看不透的東西。

    子涵唇邊隱隱掠過苦笑,這南宮雨陌還真不可小覷,自己的兄弟似乎受她影響很深呢。他招手示意子湘過去,讓他坐下,看著他的眼睛道:“孤來看看你,唯恐你失去理智,做出什么驚天動地的事來。”

    這兩句話說得十分親切,完全是一位慈愛的兄長模樣。子湘怔了怔,訥訥道:“臣弟一直不懂事,害王兄操心,臣弟知錯了。不知道王兄有沒有派出禁衛軍搜捕南宮雨陌?”

    子涵搖搖頭:“幽棲山重山疊巘,綿延數十里,就算孤派出全部禁衛軍,也無法搜遍全山。何況山中多古怪,我們又無法確定救她之人藏在山里。與其這樣勞師動眾,不如在通往大鳳的緊要關卡設置盤查。還有,孤要派你的侍衛修刃帶人潛伏到江南南宮世家附近,只要看到南宮雨陌回去,立刻將她斬草除根……”

    “不!”子湘脫口道,“不要殺她!”

    “為什么?”詢問的目光向他看過來,語氣并不嚴厲,卻有隱隱的威嚴。

    “這女人敢這樣欺騙、耍弄我,我一定不會輕易殺了她,必定要好好折磨她,才能一雪心頭之恨!”

    子涵微微皺眉:“對你來說,南宮雨陌真的如此重要?”

    子湘陰沉的目光垂落在地,沒有回答子涵的話,卻自言自語一般道:“假的,都是假的,她必須付出代價……”呆了片刻,忽然抬起頭來,道,“王兄,臣弟想向王兄請命。”

    子涵愕然:“什么事?但說無妨。”

    “臣弟想到大鳳京城拂云去,在那兒為王兄建一個據點,監視大鳳王朝的動向。將來王兄攻打大鳳,臣弟好與王兄里應外合。”子湘說這幾句話時,面容從未有過的沉穩、堅定。

    子涵默然,帶著研判的目光看著他,看了他很久,才緩緩吐出幾個字:“是為了南宮雨陌?”

    “不是!”子湘的聲音里有明顯的抗拒,想發作,又努力隱忍著,垂下頭,有一縷頭發從額前飄下來,帶著些許挫敗,“臣兄從未為王兄做過什么,在王兄眼里,臣弟是個無用之人,是不是?”

    子涵一震,臉上的表情有些動搖:“湘兒,你……”

    一聲湘兒,子湘垂在身側的指尖微微顫了顫,這稱呼,讓他想起小時候,那些兄弟相依的艱苦歲月。已經很久沒有聽到這個稱呼了,王兄他,算是安慰么?

    他撲通跪下去,固執地仰起頭:“請王兄答應臣弟的請求!”

    “湘兒,你起來。”子涵有些倦意,又有些頭疼,“孤從來沒有這樣想過。不是孤不讓你去,孤已派了蒼夜去,你沒必要再去冒這個險。”

    “可是蒼夜在江湖,離京城太遠,他不能面面俱到。若是他早在大鳳京城扎根,行刺之事必定會順利得多。”

    “那是孤的安排,與蒼夜無關。”

    子湘握了握拳,咬緊牙關,慢慢站起。他垂著頭,臉上的肌肉因為妒忌與憤怒而變得扭曲,子涵卻沒有看到。

    “這些陰謀算計的事你不要去觸及,只要在家中安享你的榮華富貴就好。等孤奪下大鳳,你我兄弟共享萬里河山,那是何等快事!到時候父王在九泉下恐怕會為他當年漠視我們而慚愧,不要說他,黎國歷朝歷代的先祖都要羞愧,因為他們沒人比得上孤!”子涵揚眉,意氣風發。

    子湘從側面看著子涵,唇角隱隱泛起嘲諷的笑意。安享榮華富貴,是么?披著這身蟒袍,極盡富貴,這是你的恩賜,我感激涕零。可我還是自由的,對不對?那么,我到大鳳游歷一番,不需要向王兄報備吧?

    原野里開滿不知名的小花,風中挾帶著青草的氣息,有涓涓細流拂動著水草,慢慢淌過山腳。小墳已經被亂草淹沒,一年了,沒有回來看望母親已經一年。游子在外,顧不得來墳前添香祭拜。娘,你在九泉下可曾怨我?

    跪在墳前的人一身黑衣,消瘦的身影在斜陽余暉中顯得格外孤獨。荊離緒站在離他不遠的地方,默默看著那個背影。

    蒼夜沒有流淚,可是有一種難言的哀傷籠罩在他周圍,令荊離緒冷漠的面容起了絲絲裂痕。

    總是那樣沉默著,喜怒哀樂都收得很深、藏得很緊,只有那雙眼睛,像脈脈的流水,流盡人世滄桑,把萬千世事,當作沉渣,淹沒在水底。

    這樣的人,注定要踽踽獨行么?剛剛動了情,就被扼殺在搖籃里。這是無極人的宿命,還是夜的宿命?

    背上的鞭傷又裂開了吧?有血漬透過黑衣滲出來,形成深色的斑點。荊離緒注意到了,可他沒有提醒,更沒有勸蒼夜回去,因為他知道,這一刻對蒼夜來說何等珍貴。

    娘,過了今日,我便向大王辭行,回大鳳去了。

    想到這個“回”字,蒼夜的心驀然像被針扎了一下,一陣刺痛。為什么要說回呢?黎國才是我的國,有你的地方才是我的家啊。

    “我有一位親戚也住在武陵,與這位孟小姐關系莫逆,他的名字叫做鳳璧……”蕭暮寒的話恍然在耳邊響起。

    本來,他一直把那段經歷壓在心里,想讓它成為塵封的往事。他拒絕去想關于鳳璧的事,不愿去推測蕭暮寒對他的身世知道多少,他只知自己該為黎國活,為子涵盡忠。

    可是見到母親的墳塋,他心里有什么東西在悄悄動搖、悄悄塌陷。

    “夜兒,請原諒娘。你的出生只是一次意外,可娘……娘真正喜歡你父親……不要怪他,將來,等你變得強大,憑著這塊玉佩,娘希望你能找到他。”

    娘,你的臨終心愿被我強行抹煞了,我沒有遵照你的遺命去做,我連想都不愿想起鳳璧這個名字。只是,我丟失了你的玉佩,這個對你至關重要的東西。

    我該去把它找回來么?

    “夜,你在為什么事情煩惱?”不是南宮雨陌,荊離緒知道,蒼夜已經放手了。可是他緊蹙的眉峰分明昭示著他內心的糾結與矛盾,只有在背著人的時候,他才會流露這樣真實的表情。

    “是娘留給我的玉佩,被蕭沉璧搜去了。”

    “那就去奪回來,這是你娘留給你的遺物。”

    “我會的,這次去大鳳,我得再入京一次,找回我的玉佩。

    

打賞本章    舉報本章
這本書實在是太棒了,我決定打賞作品的作者!
100 銅板 300 銅板 1000 銅板 3000 銅板
5000 銅板 10000 銅板 30000 銅板 100000 銅板
打賞查看
送黃瓜送蘋果送香蕉送筆記本送手機送鉆石送跑車送別墅
標題:
內容:
評論可能包含泄露劇情的內容
* 長篇書評設有50字的最低字數要求。少于50字的評論將顯示在小說的爽吧中。
* 長評的評分才計入本書的總點評分。

Copyright 2017 www.utakn.tw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擅自轉載本站內容。
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我們拒絕任何反動、影射政治、黃色、暴力、破壞社會和諧的內容,讀者如果發現相關內容,請舉報,連城將立刻刪除!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及本站所做之廣告均屬其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如果因此產生任何法律糾紛或者問題,連城不承擔任何法律責任。

關閉窗口
        
王者捕鱼破解版无限金币 平码计划 青海快三走势图1000期 网上玩彩票快三犯法吗 三分彩网计划 老时时大小杀号定胆 重庆时时五星定胆计划 北京十一选五开奖结 河南万能快三走势图 ⑧号论坛开奖结果 3d对应码是怎么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