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六 章 窺伺(二)

章節字數:3038  更新時間:17-08-31 12:36

背景顏色文字尺寸文字顏色鼠標雙擊滾屏 滾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擺脫誘惑的唯一方式:是臣服于誘惑。

    我,與自己的本能,一邊和解,一邊對峙,相愛相殺。抗議無效,掙扎脫力;只有俯首稱臣。

    因此,后半夜:我,不停地處輾轉反側,無法成眠狀態。

    第二天早上,想當然的,我起得很晚。等來到樓下餐廳,已經是該吃午飯的時候了;苑揚波,早已讓采揚派車給送回去了。

    明知道,采揚并沒有發現昨晚,我略顯齷齪的“聽墻根兒”行為。自己,仍然做賊心虛似的,不敢正眼看他。最是,在他給我夾菜,盛飯之時,總會不能自已聯想到,他上瞞下騙,偷偷給我喂藥的事實。心里,終歸是不舒服的。

    對于,他夾到我碗中的食物,味同嚼蠟般吞咽的同時;又時刻感到如鯁在喉。

    我想:我與他之間,還是有了一些芥蒂的。

    不想去責備他,不想去猜忌他;可,心底總有一個聲音,在很小人地對自己煽動著負面的情緒——你,便真的相信,他是純潔無辜的嗎?他,沒有個人的險惡用心嗎?如果真是為你好,你的記憶,你過往的人生,又去了哪里?那些,亂七八糟的藥物,也許會讓你維持表面上的健康;可是當初,誰,又是造成你精神錯亂的始作俑者呢?

    自閉。

    那時常閃現在夢境中的兒時面貌:你,是一個笑得天真浪漫,無憂無慮的孩子。看起來,完全不是一個天生的“自閉癥”兒童。直到,那些至關重要的記憶,在幽深的時光里被無限期的深埋,屏蔽;你才變成了現在的你。一個,你全然陌生的,得花費全身精力,一往無前的果敢,去重新接受,并且去認知的自己。

    被毀滅性的,強行格式化的記憶,到底藏著怎樣不為人知的過去呢?

    弟弟,瞧著我一副三心二意,萎靡不振的神游之態;面上浮現出一層暗自憂忡的神色。

    他很緊張地追問我,怎么了?!是不是生病了。

    我,自是不能實言相告,只得推說,晚上大約受了涼,有點不太舒服而已。為了這個臨時編湊,信口胡謅的借口,采揚又興師動眾地折騰了一趟,我家的私人醫生;還有,家里做工的阿姨。

    私人醫生,皺著眉頭,臉憋得像是得了便秘一樣;絞盡腦汁給我檢查了半天,也沒瞧出我哪里像是著涼了。我知他是無故受累,自覺理虧,全程低眉順眼,配合得很,內心覺得自己像是個無理取鬧的小孩兒。

    醫生,最后沒有辦法,只好重點強調了一遍,我的體質適合清淡一些的飲食為佳;又以免疫力較低為由,開了一大堆維生素。這些,維生素123456,屬營養型的保健食品,不但可以補充營養素,而且還能讓人吃飽。我,倒是自有主意:除了口味有點外之怪,埋在花土里漚肥,是不錯的。

    為了體恤人家的不易,我很樂意地接受了他的建議。

    送走了私人醫生,吩咐了阿姨要特別注意的各項事宜;見我精神頭尚好,弟,也要回公司,忙他的工作了。

    這幾天,采揚已是非常難得的享受了他的假期。雖然,沒有去任何風景宜人的度假勝地,只是陪著我煙火人間,柴米油鹽,地過了一段相對安寧,愜意的普通居家生活。而,我們倆個人,內心之中俱是十分的滿足和快樂。

    從采揚,依依不舍的眼神中可以讀得出來:他對這樣的生活,意猶未盡。

    但,偏是我們,都有這番覺悟:安逸,且美好的平凡生活,我們只能品嘗,只能拿作偶爾的消遣;無法,成為常態。

    因為,身上所背負的東西,太多了。

    采揚,又要東奔西走,各處出差。家,永遠是他,一個短暫的休息站。

    我,對著他,大大地綻開了笑容,“你去忙你的去吧……。我沒事。睡一覺,就好了。”

    睡眠與死亡之間,有很多相似之處,中間隔著一條并不分明的界線。據說,只有幸運的人,只有那些平生積善,積德之輩;才能有幸在入睡的間隙,魂歸冥曹,得了善終。從此,了無牽掛,了卻生老病死的輪回之苦。

    人睡,如小死。

    天大的事,睡醒一覺,都會變得沒什么大不了的。所以,人,沒有必要害怕黑暗;黑暗,對于渺小的人類而言,是有強大的治愈功能的。

    “記得,每晚睡前喝溫牛奶。”采揚,眉毛半彎,笑眼瞇瞇,樂得人畜無害。

    “好。我記下了。”

    心,不可自抑地“咯噔”顫栗了一下下……。我,仍然笑得若無其事,口頭上答應了他。

    采揚,獵獵風姿,走出了小樓——同以往無數次一樣,坐上了他的加長版豪華座駕,卷起一路風塵,揚長而去。

    我,立在窗前,半個身子躲在窗簾的后面,默默地目送著,他的背影……進而,從心底里,無由地升起了一股無可奈何,又無法明說的悲愴。

    揮手自茲去,蕭蕭班馬鳴。

    一別,山長水闊,天遙地遠;而我,再也不可能做回從前的我了。我,再不能對著采揚,傾肝吐膽,毫無保留。信任,建立不易;只要出現一點點的裂痕,都會被無限的復制,放大。然后,一生二,二生三;越來越破洞百出,最終導致信心的全面瓦解。

    所謂“破窗效應”,就是在辯證地給我們講了這么一個,較為殘酷的現實。

    不可否認,我的心頭,系了一個結:一個以藥為引,一條條,一根根,千思百轉,不知其由的絲線,盤根錯節,打成的“死結”。假如,我找不到解開心結的那根線頭,那它將是扎進我心窩里一根利刺,時時戳穿,刺痛著我的血肉。讓我,血流不止,疼的壓抑。

    采揚飛去別的城市的幾天之后,我的手臂也拆去了夾板,復健的物理治療,亦初見成效。

    他照例會每天打電話過來,詢問我的近況。沒有再特意提起那杯,讓我們關系出現微妙變化的,像是被下了詛咒似的“金蘋果”,一樣神奇的溫牛奶;也沒有再談起那位要搬進別墅里,陪我做伴的未婚妻了。

    趁著這事兒,尚且沒到勢在必行的程度;我決定,自己親去找杜家的長輩們談談,肯求他們尊重采揚的選擇。

    即使,這對于我,的確是有點自不量力。

    但是,杜采揚,是我弟弟。是世上,為數不多的一個,我值得為之奮不顧身的人。

    我,若是想要正大光明的走出別墅,沒有充分且合理的因由,是沒法做到的。就更別提,還要大搖大擺地去杜家大宅。理論上來講,這事兒比擺脫地心引力還不切合實際。

    自從,采揚費盡心機地把我從杜家的接出來,我出現杜家大宅的次數,堪比獅子座流星雨發生的概率。少得屈指可數的幾次,也必是在采揚的全程陪護之下;其謹慎的態度,像是美國總統訪問非洲難民營一樣。

    其實,在杜家大宅,住著我的大伯和四叔,還有他們的孩子。里面,并沒有洪水猛獸,或者妖魔鬼怪。只不過,我整個無望的青少年時代,都是在那座囚籠里,茍延殘喘;而采揚,又是在那里接受了仿如煉獄一般的人格淬煉。所以,等到采揚有能力,掌握話語權時,便急不可耐地帶著我,逃離開了。

    換句話說,要想去見大伯,必須得由杜家的人出面,來接我才能成行。

    采揚,新送我的腕表式手機,我一直很聽話的隨身戴著。

    鼓足了勇氣,連接那個從沒有膽量撥過的號碼,局促不安地等待著,那個在生命里既熟識又生分的人。

    電話通了之后,是跟隨在大伯身邊,在杜家服務了近三十年的老管家——齊叔,拿起了話筒。

    我,磕磕絆絆地總算表達清楚了自己想要見大伯的想法,請求那邊派車來接我,說是有要緊事要和他商量。

    齊叔,聽過之后,沒怎么考慮就答應了。這,和他平日里謹言慎行的作風,多少有點出入。他說,等大伯定下了時間,會派人來接我的。

    我,撂下電話;很慶幸自己的心臟,沒有直接從口腔里跳出來,也算是歷史性的一大進步。

    要知道,從小到大,我是從不敢單獨面對大伯的。他,留給我的陰影太大,印象太深:他,太權威,太莊重,嚴肅;高高在上,令人望而生畏。

    第二天上午,近十點鐘,杜家那邊的車,就到了。

    保鏢給采揚打電話,足足請示了有十分鐘,被罵得臉都快成了豬肝色了;我,才獲準上了車。

    采揚,在電話里很不高興地質問我,去杜家大宅干什么。為了平息他的怒火,也為了盡量避免傷及無辜;我只能扯謊騙他,說是大伯接我去吃午飯,有話要交代。

    這個欲蓋彌彰,毫無科技含量的謊言,差點沒把電波那頭的采揚氣瘋了——他,很無語地緘默了三秒鐘,悻悻地掛了電話。

    這一回,連那些總是放心不下的叮囑,也一并省略了。

    我,知道:弟,生氣了。

    

    作者閑話:

    謝謝大家的支持哦!

標題:
內容:
評論可能包含泄露劇情的內容
* 長篇書評設有50字的最低字數要求。少于50字的評論將顯示在小說的爽吧中。
* 長評的評分才計入本書的總點評分。

Copyright 2017 www.utakn.tw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擅自轉載本站內容。
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我們拒絕任何反動、影射政治、黃色、暴力、破壞社會和諧的內容,讀者如果發現相關內容,請舉報,連城將立刻刪除!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及本站所做之廣告均屬其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如果因此產生任何法律糾紛或者問題,連城不承擔任何法律責任。

        
王者捕鱼破解版无限金币 陕西省快乐历史开奖查询 四川乐l2 安徽时时开奖结果走势图 吉林快3开桨结果 九龙开奖90660www 新疆时时结果走势囹 助赢彩票免费计划软件 通比牛牛游戏大厅下载 中特网开奖网 mg电子线路4355检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