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六章 幽靈之舞(五)

章節字數:3553  更新時間:17-10-31 20:28

背景顏色文字尺寸文字顏色鼠標雙擊滾屏 滾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羅曼羅蘭說過:“只要有一雙真誠的眼睛陪我哭泣,就值得我為生命受苦。”

    我為了,來自血肉深處的羈絆;同樣的,甘心情愿地承受良心上,也許是日久年深,無法停止的凌遲之刑。

    這世上,誰沒痛過,誰沒傷過?痛過,死過,才算活過。

    蕭靖,穿上了一身高定的西裝,走在我的身側;步履匆忙之間,帶著不同以往的氣場。

    我,總是忍不住,偷偷地用眼光,溜著他被正裝包裹著的迷人,瀟灑的軀體。平時看上去玩世不恭,吊兒啷當的青年;此刻,古雕刻畫般的淡定優雅。一絲不茍的神態,配上西裝革履;周身,一股子禁欲派的文藝氣質。

    與那個我,相熟的蕭靖;判若兩人。

    春山帶笑,靜默如畫。賞心悅目之余,我不由得笑彎了眉睫。

    “呵呵……我,已經帥到了這種程度了嗎?!”耳朵里,飄進來一聲笑語。

    “啊?!”我,一時沒有反應過來,傻乎乎地望著他,忘記了應對。

    “你,一直在偷看我啊……”蕭靖,理所當然地展露他深度自戀的笑容:“我也知道自己很帥,把你帥得暈了頭,也是正常現象!你可以大大方方地看,我不介意。”

    這話,差點兒沒讓我把隔夜吃進去的食物,都吐出來。真是服了他了,總以為自己人見人愛,“水仙花”轉世呢!

    “你不介意,我還沒興趣呢……”我,翻了個白眼兒,把話題引到正路上來:“你說老實話,揚揚給了你多少錢?”

    蕭靖,聽了,眼里閃爍的小星星,亮亮堂黨的,恨不得照亮整個夜空:“怎么,你還想見面分一半嗎?你一個有錢人家的小姐,別刮我們這點兒油水啦……”

    我,無語,真是雞同鴨講,浪費唇舌。

    蕭靖,嘿嘿一笑,像極了舊時小說里“地主老財”的嘴臉。他,伸出一只手掌,在我眼前,志得意滿是搖了搖;笑得下巴都快掉下來了。

    “要不怎么說,人家是大老板呢!大手筆,這個數!”

    五百萬……

    暗道:采揚,對蕭靖出手,還真是夠大方。隨便一個謝酬,就給了蕭靖五百萬。難怪,蕭靖會為這筆巨款折腰事權貴了。

    救命之恩,給再多錢,也不為過。

    我,對他淺漾一笑:“你應得的,只是別揮霍無度就行了。”

    蕭靖,翹著嘴角,也沒說什么;倒是洋洋得意地吹了一聲口哨。可見,心情是非常愉快的。

    春風得意馬蹄疾;我若是身有巨款的少年郎,怕也想大肆恣意揮灑,看盡世間繁華吧。

    幾個人走出了電梯,重新回到了宴會大廳。

    參加宴會的全體人員,已經齊齊地向著舞臺中央圍攏;大家,端著酒杯,聚精會神地聽著大伯在上面,致歡迎詞。

    晏晏,走出人群,迎面接了上來。她,走上前,很自然地挽住采揚的胳膊,一雙笑眼彎成了月牙兒的形狀。看起來,神采飛揚。

    今天,他們也是主角;一會兒,自是要上臺致謝的。

    我們幾個,努力維持著正常的舉止,儀態。不管內心是怎樣的風急浪高,表面上的波瀾不驚,是必備的掩護。大伯,二伯與四叔,都是見多識廣,老謀深算的人;稍有不慎,就會被他們看出破綻來。

    晏晏,好奇我們怎么這么晚才回來。還說,大伯剛才找不到人,老爺子有點兒冒火。這大喜的日子,可不能惹火了他老人家。

    采揚,只得借口說,去接我的過程中;遇到了數年未見的朋友,說了很久的話,忘了時間才來得遲了。當然了,他指的“老友”,是蕭靖;也算是給了他一個合理出現的身份。好在,晏晏,對于采揚的朋友圈子并不清楚,所以,很容易就唬弄了過去。

    晏晏,沒有揪住這件事,說個沒完沒了。宴會上,要應付的事情太多,要應酬的人太多;她分不出心來注意這點小事兒。而是,拉著采揚的手,回到了舞臺的內側,立在了四叔以及其他長輩們的身邊。

    我,遠遠望著,站在那里,顯得趾高氣揚的四叔:想著,此時正被送往不知何地“實驗室”,接受一系列不可知實驗的采修;忽而,對一向沒有什么好印象的四叔,竟是在心底升起了一絲絲的悲涼,與憐憫之情。

    采修,是他寄予了極大厚望的孩子,是他一生唯一的兒子,是他的繼承人;是他所有的希望和寄托啊!就這樣,不聲不響,無影無蹤地消失了;四叔若是接到了這個消息,大概會急瘋了吧?也許,會痛不欲生,傷心欲絕。

    我,越想越心有不忍;眼神,不自覺地躲開了,不敢再看他。

    我,收回目光,耳里飄進來的,盡是大伯客氣,友好的感謝之言;還有那些細細瑣瑣的,笑語閑聲。這一番流于形式的,客套開場白,總是必不可少的;可喜的是,它總會結束。

    忽然,我感到有一道陰寒,冷厲的視線,從我的身后刺了過來——以不可思議的速度,掃遍我的身體——那道視線,如影隨形地跟隨著我,帶著深不可測的危險意味,頑固地粘滯在我的身上。讓我,說不出原因的害怕。

    是誰?那,是誰?她,不是第一次來了。

    我,由心底到腳尖,猛打了個激靈!像是有一根飛來的箭矢,一舉射穿了我的心臟!

    扭過頭,四下張望——一張張陌生的,喜笑盈盈蕩開的臉孔上,遍尋不到那道冒著寒光的眼波。

    是我的錯覺?捫心自問:那,絕不是錯覺。

    不對!只要我,轉過頭:那道光,帶著入骨的極寒,又回纏上來,窺視著我,追逐著我……

    我,又一次扭過臉,重新搜尋著……一個,又一個,如揭開一張張畫著油彩的假面——赫然,在蕓蕓眾生之中,我看到了她。

    那個女孩子,那個長發飄飄,曾在我眼前被耳機線勒死的女孩兒;再一次,頂著一張蒼白如紙的臉譜,綻露出詭異,噬血的冷笑;與我對視著。

    刺向我的,那道冰冷的光,是他的眼光。

    我感覺,全身的血管,流淌的不再是血液,而是雪山冰水;寒氣四竄。整個人,像是被浸入了北極的冰川之下,凍得四肢僵硬,動彈不得。

    呼吸,好似停止了。

    四周,鴉雀無聲;世界,沉入死寂。只有我和她,冷漠爭持——

    她來,肯定不是道喜的。

    “你怎么了?”一個清亮的聲音,將我拉回了現實。是蕭靖,推了推我,察顏觀色地問。

    “嗯?”我走了神兒,一時半會兒回不到常態,不自然地笑笑:“哦,沒什么啊……”

    “臉色,怎么那么差啊?你不舒服嗎?”蕭靖,鄭重地看了看我,語氣之中夾著系念:“要不要喝點水?”

    我,忙出言掩飾:“沒有,真沒事兒。可能是有點累了。這里人太多,感覺空氣都稀薄得很呢。”

    “你要是不舒服,得痛快地告訴我知道。我,現在可是你的保鏢呢。要是出了丁點兒差錯,你弟弟非得把我生吞活剝了不可!我好不容易有錢了,別到時候找不到地方花!我,可全指望著你全須全尾的,才能留下一條小命……”他,像是開玩笑似的,半真半假地吐槽采揚對他的要脅。

    “你安心吧,我弟弟的為人,不是你看到的那樣。”我笑笑,說:“他,才不會隨隨便便,就要人家的命呢。”

    “哼!最怕是隨便起來不是人。”他,撇著嘴,不相信地咕噥著怪話。

    我只能付之一笑。蕭靖,對采揚的成見太深,采揚對他也沒啥好印象;要想他們兩個相互達成互敬,互諒;絕非三朝兩日能辦到的。還是,慢慢來吧。

    應付完了蕭靖,我發自本能地扭回頭,再去找那個人。結果,她不見了。再一次,找不到了。

    她,原本就是一顆幽靈,我肉體凡胎找不到,并不足奇。反是,每次看到她,準沒好事兒。想到這一層,心情,又沉重得不行。

    采修說,今日是“虎日”,大伯生肖為羊。死去的女孩,又出現在了這里;前后呼應來看,似乎是山雨欲來的預示。

    生死熾然,苦惱無量。

    當我,再一次讓思想意識飛回到舞臺中央——是大伯在向臺下的賓客,介紹我的弟弟的杜采揚。

    采揚,挽著晏晏,在萬眾矚目之下,登上了光芒四射的舞臺;場中,震耳欲聾地掌聲四起。

    他們二人,男才女貌,才子佳人;微微淺笑著向眾位嘉賓施禮。

    我在臺下,暗暗發出贊嘆:這大概是人生當中,最幸福,耀眼的一刻吧!

    大廳的射燈,在投向晏晏的剎那,我清清楚楚地看見:那張蕩漾著百媚千嬌,燕語鶯聲的笑臉上,竟然換了另外一副面孔!不是晏晏,那是她啊,那個幽靈!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錯覺:她,乜著晶亮的眼兒,挑釁似的望著我——嘴邊,噙著含義幽深的輕笑;明目張膽地帶著示威之意。

    臺下,有人起哄要采揚,親吻杜家的新婦。

    見慣了這種場合的采揚,自然不會推卻;微笑地順應著大家的要求。

    她,對著人群中,已然失魂落魄,如猶驚弓之鳥的我;遞過一個飛眼兒——隨后,張開了嬌艷的檀口,眼中閃過一抹狠絕的陰厲——

    她,想殺了采揚嗎?她,附身于晏晏的身上,是想在這大喜之宴上,殺了我自己的弟弟嗎?

    因為,在她開口的一瞬間:我看到兩顆尖利如刀的利牙!那是,殺人,剔骨的兇器。

    “你,給我滾開!”我,怒極地狂喊著,瘋狂地往臺上跑。

    身后,感受得到蕭靖,試圖拉住我時;指尖刮蹭皮膚,帶來了一陣刺痛。

    大廳之內,因我這一句聲嘶力竭的叫喊;立時,陷入一片死靜——大家的目光,齊唰唰地掃向我,面面相覷——他們眼中的驚訝,震悚、慨嘆、綜合起來只有一個意思:沒人會相信,有人敢不知死活地大鬧杜家的喜宴?他們像是,看到了跑出精神病院的一個瘋子。

    我無心理會他人怎么想我,我只想要快點把我的弟弟,從那個幽靈的嘴下解救出來。

    她,在沖我笑,不懷好意地笑。

    采揚,憂心忡忡地看著我;臉上的表情,一言難盡。

    “揚揚,你閃開啊——快走啊——”我,崩潰得大喊大叫,滿眼的哀慟與恐懼。

    就在我,離著舞臺只有一步之距的時候;大廳里的燈光,突然全部滅掉了——

    我們,落入了一團黑暗之中……

    僅僅,幾秒鐘后,一聲聲凄厲的慘叫,哭喊,響徹整座酒店。

    

    作者閑話:

    收藏又增加了,很開心吶!不過,下一周,遠方有親戚要來京辦事,可能要停更幾天,請大家不要介意哦!作者以人品保證,一定認認真真地寫完!謝謝大家!

標題:
內容:
評論可能包含泄露劇情的內容
* 長篇書評設有50字的最低字數要求。少于50字的評論將顯示在小說的爽吧中。
* 長評的評分才計入本書的總點評分。

Copyright 2017 www.utakn.tw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擅自轉載本站內容。
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我們拒絕任何反動、影射政治、黃色、暴力、破壞社會和諧的內容,讀者如果發現相關內容,請舉報,連城將立刻刪除!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及本站所做之廣告均屬其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如果因此產生任何法律糾紛或者問題,連城不承擔任何法律責任。

        
王者捕鱼破解版无限金币 重庆时时彩最新开奖结果走势 越南河内时时彩人工计划 手机牛牛稳赢公式 江西时时搜狐 []特码金手指 快乐十分选三前直玩法 安徽时时快3走势图 甘肃快三走势 四川体彩金7乐走势图1 篮彩怎么玩法介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