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七章 死地(一)

章節字數:3699  更新時間:17-11-02 21:01

背景顏色文字尺寸文字顏色鼠標雙擊滾屏 滾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人活一世,總該有些夢想的。只是沒有想到,美好的夢想尚未實現之前,就先見到了鬼!

    我,抱著必死的決心;任憑陰冷,冗長的絕望盤踞著內心,以決絕之姿,忘卻一切的榮辱冷眼;只想從那個幽靈的魔爪之下救回自己的弟弟。為此,最后要付出什么樣的代價,或者背負多少人的誤解,統統不作考慮了。但是,在我還沒沖到舞臺的前面,尚處于撥開人群奪路之時;整個宴會大廳的燈光,突然沒有一絲預兆地熄滅了……

    室內,頓時漆黑一片——像,是全世界被惡作劇的一張黑布兜頭蓋住;什么也看不到了。

    作為一個普通人,雙眼如同被眼罩遮住,視覺感觀全部喪失殆盡,天地之間形成一片莫名其妙的混沌。按照常識,我知道,再過幾秒鐘,當眼睛適應了黑暗之后,視力是可以恢復到有一定的識別能力的。

    這時,視力還處在暫時性的失明狀態,聽覺神經率先蘇醒了過來——大廳里,只短短安靜了一秒鐘:在眾人反射性地發出停電造成的驚訝之聲過后;隨后響起的,卻是震耳欲聾的凄厲慘叫聲和物體碰撞的噼哩啪啦,不規律的,雜亂的響聲。

    “啊!——嗚——”此起彼伏的尖叫,震顫著耳膜;幾乎,要扯斷了人靈敏的神經。

    第一道,痛苦的嘶叫,是一個女人的聲音;亦像是發起全場騷動,暴—亂的號角!

    一瞬間的詫愕之余,我很不厚道地慶幸,那不是采揚痛苦的叫聲。

    與此同時,大廳內人影撞撞,跌宕起伏的撕扯,打斗,吼叫聲;交織在一起……就像是,節假日里的大型游樂場,所有玩樂設施齊齊開動:人聲喧嚷,分不清是相互在打鬧,還是相互在搏斗。又有點像,置身于古羅馬的斗獸場:在加油吶喊聲中,親歷著一場血淋淋的生死搏殺。

    漫長的十幾秒之后,廳內壁上嵌著的幾盞安全應急燈,雪中送炭一般,亮了。

    藍幽幽的如豆似的光點,昏慘慘地灑在偌大的空間里,勉勉強強能夠讓肉眼分辨室內的情狀。

    我,大睜著仿似從一場驚夢當中,茫然醒來的眼眸:不見了采揚,不見了大伯和晏晏;我所有熟識的人,都看不到了。空無一人的絢麗舞臺上,徒留一件件造型各異,形象逼真的黃金飾品,散發出詭異非常的色澤。

    身邊的人們,如著了魔,個個眼底腥紅,面目兇惡,動作瘋狂地相互攻擊!他們也許曾經是朋友,他們也許曾經是夫妻,他們也可能曾經是摯愛的至親;如今,他們眥目欲裂,彼此怒目而視,咬牙切齒,以命相搏,像是一只只暴躁的野獸。

    我,看著他們,不分敵我,不知所謂地扭打在一起,往死里逼迫彼此;忽然覺得,這個房間里本來就是在上演著物競天擇,適者生存的殘酷淘汰大戰。

    身如,墜入噩夢的深淵,撲面而來的強烈到無以復加的悲涼與絕望……連根植于心的恐懼感,此刻也變得沒什么大不了的。

    這是,時空交錯了嗎?我進入了時間的隧道,又被送回了那座滿是行尸走肉橫行的醫院?

    二十余年如一夢,此身猶在,堪驚。

    或許,我從沒有從那間醫院里逃出來過。我,一直困在那里,只不過,并不自知罷了。

    轉瞬間的震驚,懾愕之后,再次定睛看去:依然沒有看到采揚他們。我擔心,他們會不會已落入了幽靈之手?更糟的是,已然受到了加害。

    我,從失控的人群中,在滿地狼藉的玻璃碎片里艱難前行,尋找著他們的身影。

    宴會大廳,除了正門之外,左右兩側分別設有一處“安全出口”。此時,出口處的門前亮起了綠色的指示燈;像是夜晚深沉,浩瀚的海面上,看到了遠方亮起的燈塔。

    冷靜下來,想了一想:如果他們要在數秒鐘內,做出逃生的反應;那么,不管是保鏢也好,還是在江湖的風浪里出生入死過的大伯也罷,都會選擇從“安全出口”離開。再則,以采揚對事情冷靜的處理方式,他也會做這種最聰明的決定。反正,是上天無路,入地無門;再沒有更好的選擇情況下,不妨一試。

    我,貓下腰,盡量把身體佝僂著,不那么顯眼地混在人和人的夾縫中穿行,避免引來其他“行尸”的追殺和襲擊。因為,我很清楚自己的斤兩,孤身犯險,不大可能是人家的對手。

    那些人,停不下來的相互廝殺。耳朵里聽到的,鋪天蓋地盡是呵哧呵哧的粗喘之音,還有嘴里呃啊呃啊的悲慘怪叫。我,只好屏住呼吸,借助不甚明亮的光線,低腰躡行。

    如是在一群食肉動物的瘋狂宴會上,掙扎逃生的一只老鼠;夾著尾巴,謹慎小心地溜過險地;在血肉橫飛與斷脰決腹的絕地,提心吊膽,倉惶逃命。

    路再長,總算還是堅持到了終點。

    我,摸到了右側“安全出口”的門邊。回頭一看:已有不少的人,倒在血泊之中,死狀慘不忍睹。在他們的尸體旁,剩下的人殺紅了眼,彼此磨牙鑿齒,毫無緣由地殺戮。杯碟酒盞,絲綢軟帶;任何觸手可及的物件,都變成了置人于死地的武器。哪怕是赤手空拳,身無利器,似乎人人搖身一變,晉級成了自由散打的高手。

    我們,像動物一樣的噬血拼殺,相互摧毀;卻沒有像動物一樣,遵從叢林的法則,生存的天道。我們的殺伐,顯得更加野蠻,更加殘忍,也更加的無理取鬧。

    要怎樣,才能結束這一趟人間煉獄之行呢?

    我,暗自嘆氣:看不到前路,哪怕是一點點希望的星火。

    不忍再看,巢焚原燎的硫火災難;我,拉開了出口厚重的木門,一頭沖了出去。

    才見生天,未來得及松下一口氣;迎面撞上的是一個神色可疑,打扮正式的中年男子。他,晦暗不明地望著我,陰森森地露出一口整齊的白牙……

    我,立時一驚——

    雙目,對上他血色翻涌的眼瞳,暗叫不妙。這個人,一望即知是來參加宴席的賓客之一。他穿得很隆重,得體;只不過,現在也和大廳里的人相同,喪失了神智,成了一個徒具行骸的冢中枯骨而已。

    這個人,我以前沒有見過,談不上交情。即便眼下是認識的人,到了如今的地步,恐怕他也沒有無法和我敘舊。

    片刻怔愣的功夫,剛剛還笑得陰沉可怖的男人,揮舞著拳頭,向著我的腦袋打了過來——我,連忙一縮脖子,躲了過去。他一拳打空,好像是被激怒了,從嗓子眼兒里發出了沉悶,又帶有一股子殺氣的輕吼;再次,撲了上來。

    我,也算是“久經沙場”了。幾番坎坷的際遇,身體力行地總結出了幾條應敵的脫身技巧。身子,閃轉騰挪地與他周旋著,搏斗著;伺機尋找擺脫的方法。畢竟,從體積到面積,實力懸殊很大;他又是一個正在發狂的人,智力或許不濟,卻擁有一身的蠻力;硬碰硬的話,我怕自己先得“出師未捷身先死。”

    幾個回合下來,我是累得氣喘吁吁,疲于招架,也沒看到什么黎明的曙光出現。眼看著,情勢愈發危急,說不定什么時候,在哪個旮旯胡同里冒出更多的“行尸”;我必須得快刀斬亂麻,盡快甩掉這個人。

    一邊躲避著他的進攻,一邊思忖著該從何下手。無意識地低下頭,瞥見了腕上的手表;這時,福至心靈,計上心來。

    怎么就忘了它呢?采揚,送我的手表,本就是一件最有殺傷力的防身利器啊!

    心下暗喜之余,也做好了應戰的準備。

    當,男人再一次舉起仿似鐵鉗般的手臂,向我襲來時:我,偷偷啟動了表盤下面一側的功能按鈕;然后,自然地伸出胳膊,擋在了頭部的前面——果然,表盤的外圍,閃起了一圈璀璨流彩的藍光……滴滴答答的,仿如密電碼似的聲音,也隨之而起。

    他,肯定是沒有注意到這點小小的不同,依舊沖著我,打下來——結果,大手將要碰觸到我的皮膚,“砰”地一聲悶響,便被電流擊打之下,彈了出去!

    也許,是因為他用盡了全力;也許,是電流的不穩定性;反正,這個人被電擊的力度非常大,飛出去很遠的一段距離。蕭靖,當時所承受的電擊和他相比,簡直是小巫見大巫,不值一提。我暗慶,看起來,電流這種無情之物,也分得清內外親疏啊。

    在他跌落墜地的那一霎,臉上還是懵的,完全沒有弄明白發生了什么。

    我,抓住這個千載難逢的時機,轉身撒腿便跑。

    身著禮服的長裙,一定程度上限制了我的活動能力。腳下,又是一雙鑲滿水晶的高跟鞋;跑起來那更是要多費勁,有多費勁。耳聽得,身后那人哇哇大叫著,惱怒至極。

    這時,耳際聞得掌風驟起,我順勢一歪頭,側身——閃過了后面的攻擊。那人,鍥而不舍地再次追了上來,像是騰云駕霧,快得明顯違反物理學上的運動定律。

    我,躲過了他的拳頭,卻躲不過他接著的動作:雙手,揪住的我的肩膀,往后使力一撇——把我相較起來比較單薄的身體,毫不費勁兒地扔在了地上。

    那力氣大的,如果以前不是雜技團里練過“蹬缸”的,必是剛剛吃完菠菜的大力水手,附體了。

    我,被摔得胸口脹痛,感覺像是胸骨都碎了幾根似的。尤其是以前受過傷的那條手臂,不堪舊傷未愈,又添新患;鉆心地疼著。

    男人,步步逼近;而我,還未積攢到足夠的氣力從原地爬起來。心道:假使他再對我痛下毒手,就我目前的體力而言,也只能故伎重施,用以保命。螳臂擋車的舉動,不過是用來拖延時間罷了。

    當,看到對方,目露兇光,雙手恰似利爪,無情并攏抓起我,準備再次摔掉的之際;我的表情,一定像一只在暴力對待下,乞求奇跡發生的小貓一般無辜又無措……只得,認命地舉起了手,做出最后負隅頑抗的姿態——

    沒有等到他,又一次被電流彈開;先看到他,被人一記重擊,打到了后腦,連哼都沒哼一聲,就倒伏在地。

    我,幾乎懷疑天降神跡,不敢相信地眨了眨眼睛:確定,對我不斷發起攻擊的那個人,被一招擊倒,暈菜了。也不知,他是死是活,總之不重要了。

    救我的人,手里攥著一個明光锃亮的平底鍋,沾著斑斑油污血漬;原本整潔,考究的高定西裝,也濺著幾處血跡;顯然是經過了一番慘烈的拼殺。

    他,像一位英雄,像一名俠客;長身玉立,站在面前。神色即便略帶倉皇,窘迫;仍顯得精神奕奕,氣宇非凡。

    他,再一次拯救了我。

    一派大義凜然,神兵天降的瀟灑風度;于我,便是命運最大的眷顧。

    滿堂花醉三千客,一劍霜寒十四州。

    

    作者閑話:

    今天更得晚了,才下班也沒辦法。每看到收藏增加一個,作者都心存感恩。謝謝!明日有至親從遠方來京辦事,要耽擱數日。先跟大家告假,停更幾天。特此致歉!放心,作者不會坑的,只會更加努力。

標題:
內容:
評論可能包含泄露劇情的內容
* 長篇書評設有50字的最低字數要求。少于50字的評論將顯示在小說的爽吧中。
* 長評的評分才計入本書的總點評分。

Copyright 2017 www.utakn.tw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擅自轉載本站內容。
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我們拒絕任何反動、影射政治、黃色、暴力、破壞社會和諧的內容,讀者如果發現相關內容,請舉報,連城將立刻刪除!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及本站所做之廣告均屬其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如果因此產生任何法律糾紛或者問題,連城不承擔任何法律責任。

        
王者捕鱼破解版无限金币 公式法 一码中特特码 二同号复选怎么才算中 万达二分彩走势图全天 重庆时时彩5位精准预测 正规极速快三网站 吉林十一选五遗漏五码 一定牛天津快乐爱彩乐 印尼彩官网开奖号码 内蒙古时时三星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