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五章 詭道變(五)

章節字數:3490  更新時間:17-12-16 14:18

背景顏色文字尺寸文字顏色鼠標雙擊滾屏 滾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保鏢先生的一句話,瞬間將我和蕭靖才安放下來沒多長時間的情緒和稍緩的心情,一下子打入了谷底!

    怎么就躲不開這些如影隨形,如同鬼魅的“行尸”了呢?!

    按理說,這個房間,四面墻壁經過層層加固,又用特殊材料反復處理過。不僅是自身堅如磐石,水潑不入;便是無所不能的所謂先進的電子干擾設備,也能隔絕在外。采揚說過,只有他設置的加密網絡通訊路徑,能夠與外界單獨建立通訊鏈接;也就是說,若是其他人有心想利用別的電子設備,追查我們的行跡;在這里,那是辦不到的。

    但是,這些在原理上可以說無懈可擊,技術上又可靠的設備;怎么面對那些行尸走肉,便沒了效用了呢?!你千方百計,煞費苦心地東躲西藏,他們倒是不費什么力氣,就輕松尾隨而至了。難不成,這些人身上全部安裝了“探測儀器”?

    我和蕭靖,皆有同感:一個頭,快愁成兩個大了。如若真是他們追上門了,少不得大家還得趕緊想想應對之策才好。總不能,坐著等死。

    我們,一齊跑向了外面的客廳,站到了監控器的屏幕前:果然,鏡頭最遠處,影影綽綽晃動著幾個黑點。由于角度的問題,加上距離著實不近,只能恍恍惚惚地可以猜想,大約是六七個人的樣子。身材樣貌,是男是女,一概磨糊不清。他們,移動的速度很慢,行動蹇滯;看上去好像是遲遲疑疑,猶豫不決。

    幾個人,你看看我,我望望你,皆是心上一片不定,驚慌。

    根據他們的步態和運動的頻率,至少大致看起來和那些怪物有些相似,不妨暫時認定是又一批樂此不疲的“追擊者”殺到了。

    我們,似乎又成了被大批獵人,圍追堵截的“獵物”了。

    我清晰地聽到,蕭靖鼻孔之中不自覺倒抽著的絲絲冷氣之音。說是駭然心驚,也并不算是太過夸張。

    瞪大了眼睛,待要觀察得再細微之時:不過眨眼的功夫,唰地一下子,監視器,沒有一點預兆地黑屏了……

    寬大的落地窗,被蕭靖進屋時拉開了一條縫隙——此時,夜涼如水,月明人靜;一縷陰冷的晚風,透過窗縫鉆進來,出其不意地拂過身體,激起皮膚表面猶如過敏一般地起了一層的細細的小疙瘩……好冷,好怪……柔軟的發根,被風撩弄得像是打了定型膠,根根直立,由發囊深處往外透著一股一股的令人肝膽生懼的寒涼……

    詭異的時刻,恰逢詭異的變化,加之陰風陣陣;倒是說不出來恰當的應景。好似,專門為了配合我們這群驚弓之鳥的心情,有意為之一樣。

    嘿,真是屋漏偏逢連陰雨啊——我不得不服氣,我們幾個人的壞運氣。

    在這緊要關頭,作為唯一用來觀察外看世界一雙“眼睛”,在這個時候罷工了?這要我們,本來就困在房間里,形如末路的人來說,成了名副其實的“睜眼瞎”了嗎?!又該,拿什么對付那些在外面晃悠的有恃無孔,出沒無定的“獵食者”呢?

    好像,須臾之間,我們便淪為了“食物鏈”的最底層。叫天天不應,喚地地不靈的無助感。最要命的是,你還分明地知道:一門之外,就有數不清的,敵友不辨,善惡不明的可怕生物在隨時準備著撕碎了你。

    “人要是倒霉了,喝口涼水都塞牙,出門就遇討債人……”耳朵里,鉆進來蕭靖恨恨地咬著后槽牙說出的自言自語。

    “你說,這屋子里會有暗道嗎?”我,這會兒傻白甜附體了,竟問出了這么蠢的問題。“也許進退不得的時候,還能逃到外面去再說……”

    蕭靖,深吸了口氣,倒沒打趣我,相當霸氣地來了一句:“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來都來了,怕也沒用,還得招待‘他們’吃好喝好呢……他們以為他們瘋了不怕人,就厲害了?!我發起瘋來,連鬼都不怕!”

    我,輕輕一聲喟嘆。到了身不由己的這種地步,再是害怕,再是擔憂,皆余事無補。與其杞人憂天,自驚自嚇,倒不如先做好了最壞的打算,應對也許會出現的最糟的局面。

    保鏢,先我們一步,從包房的每個角落開始了地毯式的大規模搜索——認真,專注,每個犄角旮旯都不肯放過的搜掠的專業素養,打個不恰當的比喻,像一條盡職盡責的“警犬”。他以前陪著采揚,肯定經常來這里;對于在哪里能找到比較合適的防身武器,倒是輕車熟路得很。

    前后不到五分鐘,也不知他是從哪里像變戲法似的,拿出了兩把剔-骨-刀和一根木質的球棒。

    我,暗暗驚詫:采揚,是非常注意個人安全的,房里暗藏著幾把刀,并不意外。卻不知道,他還是一個棒球愛好者,會喜歡這種對抗性極強的運動。在我看來,這幾乎是很難想象的事情。不過,也幸好他有此愛好,否則我們連一個拿得出手的,有點攻擊力的武器也沒有。

    保鏢和蕭靖,各執了一把剔-骨-刀,威風八面,一掃先時的萎靡;將那根球棒,塞給了我。拿在手中,無形當中增加了幾分壯懷激烈的膽氣,正經地有了些許橫刀立馬的驕人姿態。

    都說:寶劍贈英雄,紅粉送佳人。足見,有一件稱心的防身之物,是多么重要而又添彩的配置了。

    三人,各自提氣,拿著自己的專屬武器;小心地移步到了門口。緊張得,恨不能把耳朵全豎起來,和蝙蝠成為親近;改造成聲納系統的。

    眼里有塵天下窄,胸中無事一床寬。

    為了心中的驚懼,眼前的危機;我們三個人,如臨大敵,屏氣斂息。

    房間的隔音效果太好,也聽不見走廊上任何的風吹草動。我們,不得不運用合理的想象和推測,誠惶誠恐地來計算著外面生物的運行速度。

    時間,靜悄悄的流逝著,悠長得像是老太太的裹腳布,讓人憋悶,煩躁地想要一氣之下一手撕開沉悶的空氣一角,好讓胸口郁結的悶山愁海痛快地宣泄一場;也好過這樣,漫長無望的守株待兔。

    木質的球棒,被手心里緊握生出的汗液,浸染上一層亮晶晶的水光,像是抹了油。

    我,耗盡了耐性,頹然放下了球棒。或許事情不是我想象的那么糟,那些沒有大腦意識的“行尸”根本是一小股單打獨斗的散兵游勇。他們,不過是偶然游蕩到了我們所在的這一層,并未發現正常人的蹤跡;當然,不會對我們構成威脅。

    見我沒有那么在意了,蕭靖與謹慎的保鏢對望了一眼:也緩緩松馳下了緊繃的神經……將寒光閃閃的利刃,收回到了袖口,不再是一副臨戰的狀態。

    “也許,是我們想多了……看到什么,都一驚一乍的。”蕭靖,對著我,頗為樂觀地說道。

    “蕭先生,依我看,還是小心點兒好。”有傷在身的保鏢,混身盡顯疲態,強打著精神,怎么看都顯得十分乏力。若不是剛洗了臉,做了一些清潔,恐怕面色更為蒼白。

    “外面現在到底是什么情形,咱們也不知道。那些‘人’像瘋了似的,把我們困在這里,要說出去,真不是一件容易辦到的事。怕是一個不小心,咱們連命都得搭在這里頭……”

    他的職業習慣,造就了他對完全沒有把握的環境,時刻抱有十足的戒備之心。這是,我和蕭靖,全然缺失的一部分。也沒有他那種未雨綢繆,凡事萬全思慮的周到。

    但,你不能不佩服,到了這般山窮水盡的境地,幾無生路的前提下;他,尚能在為一條活命掙得焦頭爛額之際,依然沉著應對,冷靜分析的強大心理素質。

    蕭靖,極為少見地出現了鄭重的表情——微微頷首,表示了贊同。

    這邊,我們才達成一致,相互鼓勁兒。話音兒才落地不到一分鐘,房門外就響起了極為雜亂的打斗聲——

    “撲……撲……乓……乓……”

    肢體碰撞,跌落,拳風腳動;其中,甚而夾雜了一兩聲駭人的槍響。

    這是怎么回事?我們,立時,不由得又將一顆心重新提了起來!

    一步之遙的門外,有人動手打了起來。并且打斗得還很是激烈,混和著一會兒尖利的嘶叫,一會沉重的痛呼;很明顯,不是發自同一個人。尤其是那兩聲槍響,更是讓腦神經分外清明,靈敏。

    會有槍聲出現,那一定是有活人在其中,絕不是沒有意識的“行尸”能干出來的事。這也從側面證實了,外面百分百是有如我們一樣的“正常人”在和“行尸”做著面對面的,真刀實槍的戰斗。

    我們,不能袖手旁觀。出手相幫,能救下一個是一個,也等于是為自己積蓄了一份抗爭的力量。眼下的勢單力薄,對我們而言,大大的不利。

    幾個人,目光急速的來了一個交匯——大抵大家都是同樣的想法。于是,我將手掌輕輕按在門鎖的按鈕處,蕭靖與保鏢亮出了手中的刀,拉開了一副蓄勢待發,沖出去救人的架勢……

    二人,朝我稍稍一點首……

    指尖,一碰按鈕,冷不丁地一拽房門——大門洞開的剎那:二人,閃電似的跳了出去!揮著手中的尖刀,向著一門心思與眼前的活人纏斗的“行尸”發起了最猛烈的攻擊!

    我,也不想干看著,隨即也跟著沖了上去——

    這會兒,我才看清進入視野的這些人:除卻五個表情怪異的“行尸”之外,被困在其中的那幾個活人,我是極為熟悉的。

    他們是一直不見蹤影的四叔,帶著貼身的兩個保鏢,牽著腿腳不很靈便的二伯,還有一個女人。女人,穿著花色拼接的裙裝,正是睽違多日的丁誠貞。

    我,心里稱奇:沒想到,誠貞會和四叔他們碰到一處。在訂婚的現場,我并不曾看到誠貞的出現。

    我,揚起手中的球棒,兜頭蓋臉地打了下去——先砸趴下了一個女性“行尸”。也許是用盡了蠻力,也許是角度太過刁鉆;那個女人,也沒哼一聲,就倒在了地上,也搞不清究竟是死是活。

    “先進房間再說!”我,看著面前,拿著一把小型手-槍,眉頭緊鎖,面色卻分外坦然;還沒來得及發射的四叔,大聲喊道。

    

    作者閑話:

    作者又加班了,只有周六加班才能既完成工作,又能寫文。好在,作者按時更文啦!謝謝你們一直以來的支持哦!

標題:
內容:
評論可能包含泄露劇情的內容
* 長篇書評設有50字的最低字數要求。少于50字的評論將顯示在小說的爽吧中。
* 長評的評分才計入本書的總點評分。

Copyright 2017 www.utakn.tw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擅自轉載本站內容。
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我們拒絕任何反動、影射政治、黃色、暴力、破壞社會和諧的內容,讀者如果發現相關內容,請舉報,連城將立刻刪除!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及本站所做之廣告均屬其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如果因此產生任何法律糾紛或者問題,連城不承擔任何法律責任。

        
王者捕鱼破解版无限金币 公式规律下期单双 新时时下载手机版下载 港澳神算资料心水区 北京pk走势技巧 云南快乐十分钟肋手 求一个好的时时彩平台 安卓手机游戏下载 时时彩彩0369概率 排球世界杯 秒速赛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