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八章 心機(三)

章節字數:3423  更新時間:17-12-26 08:29

背景顏色文字尺寸文字顏色鼠標雙擊滾屏 滾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一個人的痛苦,無非來自兩個方面。一是沒有個性,另一個是個性太強。

    兩個保鏢,終是拿了繩子,將蕭靖的雙手綁了起來,算是一種預防的手段。在我的親自監督之下,并沒有綁得太死,讓他少了些皮肉之苦。

    他們,小心地搜走了蕭靖的剔骨刀,一再確認他身上沒有殺傷力的武器才罷手。卻沒想到,我早把從浴室搜羅出來的一小片一次性的刮胡刀片,趁他們沒有注意的時候,偷偷塞進了蕭靖折起的褲角里。

    我,倚在蕭靖的身邊,靠在窗邊的一隅稍憩。鋪天蓋地卷過的疲倦感,緩緩如潮水,淹沒而來……我,覺得自己,是真的需要睡一會兒了。

    蕭靖,在身側,悄聲說道:“不是我說啊,怎么和你們姓杜的沾邊的人,都那么怪呢……”

    “這是什么話?哪里,就怪了?”我,不想睜眼,也不知他又哪里來的滿腹牢騷。想來想去,定是為了被懷疑,而耿耿于懷吧。換個角度,異地而處;怕是我也咽不下這口惡氣。

    “一個,一個的,都像有病似的。”他,恨恨地下了定語。

    “嚴格的來說,只有我是真有病的。”我,咕噥著,說著大實話。

    “誰說的?”蕭靖,忿忿地說道:“絕對不止你一個。”

    “那,還有誰?”

    “丁誠貞啊!她也病得不輕吧?……”

    “誠貞?”我,微微一怔,很是意外:“她,怎么了?”看樣子,蕭靖與誠貞的仇,是實打實地結下了。

    “她看我的眼神兒不對——狠呆呆的,就像見了情敵。恨不得,把我吃了一樣!你,就愣沒看出來?……不對啊,沒道理你看不出來……”蕭靖,神神叨叨地對我說道。一邊說著,一邊視線來來回回在我的臉上逡巡著。

    我,雖然閉著眼睛,也能感受得到他帶著狐疑而又探尋的目光;一遍又一遍掠過臉龐,帶來體溫緩慢上升的熱感。

    本來已經暈乎乎的大腦,為他一句話,倏忽之間竟有了一絲絲的清明……誠貞,之所以針對蕭靖,會令旁觀者錯以為,像是在對付情敵嗎?

    這怎么可能呢?她,明明一門心思地愛著大哥呀?為了能和大哥保持現有的關系,甚至不惜在我面前低聲下氣,對外又守口如瓶,半句不敢聲張。在我看來,愛得幾乎算得上卑微,無怨無尤。

    我先前總以為,她對我的好,對我沒有原則的包容;百分之八十是為了討好杜家的男人。先前想是為了她的老板,杜采揚;后來才知道,是為了我的大哥,杜衡。

    但,我不否認一個事實:她,的確配得起大哥。

    只是,是我的私心在作祟;我希望大哥的注意力,會更多一些放在我的身上。

    我自私,又患得患失;這是人性的弱點,亦是我性格當中最大的缺陷,我是比誰都看得透徹。

    “你,想成為她的情敵嗎?”我,也來了興致,睜開了眼,笑瞇瞇地盯著蕭靖,想著也可以打趣他一次。

    “啊?!……”蕭靖,一愣:大概是怎么也沒想到,我會這么直白地問他;立時漲了一張大紅臉,嘴巴張成一個“O”字型,半天都沒擠出一句話來。

    原來,這個看上去天不怕,地不怕的人;也有害臊的時候啊?!這可與平日里他,反差不小;訝異之余,不禁覺得既可愛又好笑。

    “原來,你也會不好意思呀!……”我,咂巴著嘴,裝作不敢相信似地搖著頭,“我,還以為你是個縱橫情場的老將呢?!沒想到,你是一個純情少男!喂,不要讓我猜中了,你還是個‘處-男’吧?”

    我,捂著嘴,咯咯笑得肩膀直抖——實在是太不容易了,終于能見到他,出糗一回了。

    只要一想到,從來春風得意的他,這會兒頂著一張猴子屁股似的臉,滿面無措,張口結舌;便覺得分外具有喜感。這樣的一個人,怎么看都不像是會對國家,或者對某個個人造成危害的“壞人”吧。

    蕭靖,面有些微的慍怒,氣呼呼地望著我:像是一個開不起玩笑的小孩兒。不服不忿地對著我,直眉瞪眼;若不是雙手不得自由發揮,怕是會揮起拳頭揍我吧。

    我能想象:自己現在這副尊容,看著有多欠打。

    “你知不知道,哥哥我有多受歡迎?追我的人,從二環已經排到了六環。我每天最大的苦惱是,不知該翻誰的牌子好……”蕭靖,摩拳擦掌,兩眼發光,說得天花亂墜;怎么聽,說的也不像是男歡女愛的事兒;倒像是什么驚天動地的大事業。

    “市區一共也就到五環,你的魅力都延伸到了山野鄉村了?那,我還真是小瞧了你了……哎,你是怎么長大的啊?勇氣可嘉,百忍成鋼啊!”我,壞壞地笑著,逗著他玩鬧。

    蕭靖,聽了我的話,不自然地一呆——也沒反駁我,反倒是心事重重地應了一句疑問句:“怎么,只有五環嗎?……”

    我,覺得他的失落十分沒有道理,簡直有點兒自視甚高的輕傲了。

    “要不,你出錢再打造一環?為這座城市重新來個規劃?!……如若如此,那可是利在當代,功在千秋呢。”

    蕭靖,看起來有些懨懨的灰心,像心情不大好。他,扭過身子,別別扭扭的嘟囔著:“不管了,反正已經這樣了……還是先睡會兒吧,誰知道會不會碰到更倒霉的事兒。”

    看到他情緒如此低落,我疑心自己玩笑開得有點過了。雖說,在我看來,他不是一個小氣的人,也非常愛玩鬧。但,怎么說也是處境堪憂,人的心情有個起伏,是情理之中的事。他能這樣保持樂觀,勇敢的態度,已屬難得了。

    我,把毯子,給他往上拉到了頸部,蓋住了他的全身。

    “那你睡吧……”

    蕭靖,扭了扭身子,噘著嘴埋怨:“真能折磨人,這么睡多難受啊?……簡直是虐待!”

    我的眼光,四下掃了掃周圍的那幾個人:皆在閉著眼睛打盹兒。這才,小聲勸慰:“你,先忍一忍,明天我再想辦法,讓他們給你解開。”

    蕭靖,閉著眼,也沒搭話,蜷著身體,像個聽話的蠶寶寶似的,自顧自睡了。

    他,這廂方睡下;那一邊,誠貞,安置好了四叔,也走了出來。她,輕步走到我的身邊,在另外一旁,靠坐了下來。

    “不睡會兒?”誠貞,清宛如晨露地勾唇一笑。

    我,淡淡地笑了,“剛才倒是困得很,這會兒又沒覺了。也挺奇怪的……老人家,都還好?”

    誠貞,面上浮現一層憂郁之色:“大先生,一直沒有醒,也不知是好是壞。二先生的身體,你我心里有數,說句實在話,要想挺過這一回,怕是不容易……。”

    我,知誠貞說的都是實話。她越是分析得清晰明白,我的心,越往下沉得厲害。

    “但,這都不是最壞的。”誠貞,貼近我的耳畔,以極低的聲音,說道:“我最擔心的,是四先生……。”

    我,大睜著雙眼,與她對視——誠貞,眨了眨她極為亮麗的眸子,又刻意地掃視了一遍門口,那兩個席地而坐,閉目養神的保鏢。

    復,輕啟檀口,悄語對我言道:“四先生,快把酒店給翻過來了,也沒找到他的寶貝兒子……。我想,他就算沒有染上什么怪病,也急得要發瘋了。這個時候,總要有人運氣不好地準備承受他的滿肚子沒處發泄的怒氣;你猜,他會找誰?”

    透過,她的眼眸:答案,幾乎是呼之欲出——當然,那個倒霉蛋,會是我。

    “我觀察了很久,發現他表現得越來越不正常,說得白了,就是殺念已起……我,最擔心的是,不知道他會什么時候翻臉?會選擇在什么情況下對你下手?!你,要小心提防些,千萬要當心。”

    我,深深地望向誠貞:感受著她平緩安靜的語調之下,眼中一片澄凈明亮的絢麗。其中的誠摯,坦蕩,與關懷之意,坦白得不容我去視而不見。

    有著,這樣一腔柔情的人,必是為著“愛”的緣故吧?!如果不是因為深愛著一個人,又怎能置之死地,仍然不顧及自己的安危,替別人打算呢。

    誠貞,這樣一心待我;我理應,同樣用心成全吧。

    “謝謝你,誠貞”。我,默默握住了她的手,內心感動得一塌糊涂,猶如一場漫天灑下的杏花春雨:“謝謝你,總是在為我考慮,對我這么好。其實,我知道的,我待你,并不算好;對不起……。我,并非有意的。但我,從沒有想要傷害你。以后,我也不會再反對你和大哥的事,你們盡管按照你們的意愿去相處吧…。。我相信,你會對他好,他有你,也會很幸福,快樂。”

    在我抓住誠貞手的那一刻,很明顯地感到她的心情,激動不已,非常開心。尤其是我在向她道歉時,她眼底跳躍著的淚光,晶瑩閃亮,如這世間最珍貴,美麗的鉆石。但是,在聽完了我后面的話,她的唇角,竟扯起一根根若起若伏,苦澀的絲線;牽起眉梢眼角,欲訴還休,化解不開的情思。

    “小若……”她,淺笑凝噎,看著我,舉手摸了摸我的臉頰,眼里的光,猶如濃烈,熾熱;語帶低訴:“我,究竟要什么,你還是沒弄明白……其實,這些年來,我過得都很快樂,是你不能明白的快樂!總會有那么一天,你會知道的。”

    高智商的人說話,無端地讓人難懂。

    我,琢磨不透她的話中之意,也暫時領悟不到她高深的見地;只能滿目怔然地看著她……

    這一刻:滿天星斗,月上林梢,蟲眠鳥靜,人安花好。

    若能長久如此,現世安穩,還有何求?

    “睡一會兒吧……”她說。

    言畢,掌心,輕撫而上,合上我的眼瞼——一片黑布遮下:我,聽話地閉上了雙眼。

    手心的溫暖,散發著清晨田野才有的溫馨,清香的氣息;絲絲點點鉆入鼻腔,纏纏綿綿地輕拂著全身的每一根神經,不由自主地放松下來,沉入了夢鄉。

    明月多情應笑我,笑我如今,辜負春心。

    夢里云歸何處尋?

    

    作者閑話:

    作者又感冒了。自從得了肺炎,就成了林黛玉的體質,沒辦法啊!謝謝大家的支持!

標題:
內容:
評論可能包含泄露劇情的內容
* 長篇書評設有50字的最低字數要求。少于50字的評論將顯示在小說的爽吧中。
* 長評的評分才計入本書的總點評分。

Copyright 2017 www.utakn.tw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擅自轉載本站內容。
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我們拒絕任何反動、影射政治、黃色、暴力、破壞社會和諧的內容,讀者如果發現相關內容,請舉報,連城將立刻刪除!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及本站所做之廣告均屬其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如果因此產生任何法律糾紛或者問題,連城不承擔任何法律責任。

        
王者捕鱼破解版无限金币 赛车澳客网 韩元汇率走势分析 电玩app注册送28金币 094独家提供各路单双 新会员注册即送58彩金 博天娱乐场开户注册 广西快三开奖结果控 信游娱乐的注册邀请码 大透乐开奖号码走势图 新时时倍投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