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6章:天罰

章節字數:1907  更新時間:18-02-13 00:00

背景顏色文字尺寸文字顏色鼠標雙擊滾屏 滾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我已經頭暈得快看不清東西了,心口的疼痛如果說是因為孔黎使用悲離弓,那么他再用幾次,我就得再去鬼門關報道一回。

    過了會兒,毛仔醒了,他似乎不記得剛才發生了什么,只以為自己體力不支昏倒,拍了拍身上的土便把我背起,快步往前走去。

    山路不好走,毛仔背著我走出一里地,然后被邪氣感染的山獸聞著我身上的血氣給圍了起來。

    我抿嘴,想著要不要大義凜然地讓他拋下我跑路,結果一道符紙飛來,炸出了沖天的火光,山獸嚇得逃竄而去。

    山道盡頭,孔黎背著弓箭和清爾并肩走來。

    清爾看到我,對孔黎道:“英雄救美的戲份被人搶走了喲。”

    我松了口氣,得救了。

    毛仔愣愣看著向我們走來的兩人,雙腿發軟:“你們……是誰?”

    孔黎直接把我從他背上扯了過去,他看了眼毛仔,然后扶著我到一旁坐下。

    清爾拍了拍毛仔的肩膀:“兄弟,算你命大。”

    毛仔還在懵圈中,“你們到底是誰?”

    “我是誰不重要。”清爾說著指了指孔黎,“他是誰很重要,這位可是孔家的天師,那個大名鼎鼎的孔家哦。”

    毛仔瞪圓了眼睛,撲通跪下,對著孔黎就是一拜:“老大!”

    “……”

    孔黎置若罔聞地給我看傷,他拉著我的手掌問:“怎么回事?”

    這傷口不是擦傷也不是撞傷,是被利刃劃的,很明顯是人為。

    我有些猶豫地看向毛仔。

    毛仔心虛地回答:“是、是我大哥劃的,放她的血……畫符。”

    清爾“嘶”了一聲,孔黎直接擰眉起身,走過去蹬了毛仔一腳。

    毛仔吃痛,卻也不敢還手,委屈地縮到一旁。

    清爾閉眼聽了會兒,接著對孔黎道:“邪靈爬出來了,要逃還是要殺?”

    孔黎看了看我,說:“出山。”

    “行,撤吧。”清爾帶頭往前走。

    毛仔茫然地問:“去哪兒?”

    清爾回眸一笑:“當然是下山了。”

    毛仔聞言,立馬欣喜若狂地跟了上去。

    孔黎背著弓箭,他彎腰時頓了頓,然后就把我抱了起來。

    毛仔前面回了個頭,但很快被清爾扳著腦袋轉回去:“非禮勿視。”

    我:“……”

    有了孔黎和清爾,下山的道路變得輕松不少,我很想告訴孔黎云先生說的話,可他那一臉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模樣,讓我幾次欲言又止。

    說,還是不說?

    在我舉棋不定間,前方發生了變故,原本飄散的邪氣突然凝聚成團,往我們這邊砸。

    清爾提溜著毛仔跳到樹上,孔黎抱著我轉了個圈躲開,他將我放下,從背后拿了悲離弓。

    我剛想提醒他,卻見血弦已現,靈力化成的箭飛射出去,把邪氣團轟得什么都不剩了。

    心口的疼痛加劇,我揪住衣服深呼吸幾下,對走過來重新抱起我的孔黎道:“悲離弓的反噬會……”

    “有什么話等會兒再說,現在跑路要緊!”清爾在樹上大叫道:“邪氣團又來啦!”

    于是我們在望淵山里上演了一場大逃亡。

    我卻覺得奇怪,照說我們已經走了不少地方,為什么沒有遇到其他家族的人?

    后來進山的孔松和孔鐘,還有來找孔黎的四白,被拖進來的二黃與掉下去的孔蘇,他們都在哪?

    難道望淵山真的這么大?

    跑著跑著,前頭的兩人都停下了,孔黎放慢步伐,走到他們的身旁。

    我探頭一看,霎時嚇得抱住了孔黎的脖子,我們面前便是望淵山的天塹,果真是深不見底,有風從底下涌上,風聲宛如野獸的咆哮。

    孔黎后退一些,放我下來。

    我想起云先生說過,平復邪靈的方法在天塹底下,但這里沒一個會飛的,要怎么下去?

    孔黎蹲下來往下探了探,我看著他背后的悲離弓,突然橫生出一種把它丟下去的沖動。

    忽的,邪氣團從下蜂擁而上,孔黎毫不猶豫架起了弓箭,我大驚失色:“別!”

    三箭齊發,我一口血噴了出來。

    一旁清爾和毛仔看傻了眼,邪氣團散去,孔黎這才回轉身,被我的慘狀嚇得愣住。

    頭頂的黑煙緩緩聚集起來,宛如烏云,層層盤踞著,已經出現了漩渦的形態。

    “蔥蘢,你受傷了怎么不早說?”清爾以為我是身受重傷在強忍。

    孔黎皺眉道:“你之前沒有……”

    是,他給我檢查時,我沒有受內傷。

    我抬頭看他,問道:“如果沒有悲離弓,你出得了望淵山嗎?”

    孔黎疑惑:“怎么了?”

    清爾回答:“咱們現在都靠他這把弓箭救活呢,你到底怎么了?”

    我擦了擦嘴角的血,笑道:“沒事,你們繼續,甭管我,我血多,我可是流血七天還能不死的物種。”

    “……”

    面前三大老爺們都不由自主往別處看去。

    風聲轉了調,宛如嬰兒的哭泣聲。

    孔黎看著對面的山崖說:“出路在那邊。”

    清爾嘆氣:“你直接說咱們沒路可走算了。”

    毛仔大哭:“老大,咱們要死在這兒了嗎?”

    我看孔黎站起來拉弓對準深淵下的邪氣,弓弦上架著十支靈力化成的箭。

    那一刻,我覺得我得死在這。

    箭飛了出去,我閉上了眼睛,心口的絞痛化為渾身撕裂般的疼。

    天空傳來雷鳴,望淵的屏障被電光擊穿,垂直降在我身上。

    我身邊還有清爾和毛仔,用于天罰的天雷落下他們必死無疑,我感覺到有血液從額頭順著鼻梁滑落。

    龍王印滲血了!

    我往前一撲,縱身一躍,天雷跟著我轉移,孔黎抓住我的手,我反手揮開:

    “好好當你的天師,斬妖除魔,為民除害!”

    我筆直往下掉,眼前一片漆黑,什么都看不到,什么都聽不到。

    

    作者閑話:

    

打賞本章    舉報本章
這本書實在是太棒了,我決定打賞作品的作者!
100 銅板 300 銅板 1000 銅板 3000 銅板
5000 銅板 10000 銅板 30000 銅板 100000 銅板
打賞查看
送黃瓜送蘋果送香蕉送筆記本送手機送鉆石送跑車送別墅
標題:
內容:
評論可能包含泄露劇情的內容
* 長篇書評設有50字的最低字數要求。少于50字的評論將顯示在小說的爽吧中。
* 長評的評分才計入本書的總點評分。

Copyright 2017 www.utakn.tw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擅自轉載本站內容。
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我們拒絕任何反動、影射政治、黃色、暴力、破壞社會和諧的內容,讀者如果發現相關內容,請舉報,連城將立刻刪除!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及本站所做之廣告均屬其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如果因此產生任何法律糾紛或者問題,連城不承擔任何法律責任。

關閉窗口
        
王者捕鱼破解版无限金币 体彩大乐透兑奖表图 时时彩浙江 快乐十分遗漏前三组选 青海快三走势图带线图 幸运飞艇提前知道开奖数据 福彩投注订单助手 重庆时时彩app下载 送彩金 新浪英超 抓码新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