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部:冥配  第六章:燕妃子的策略

章節字數:2336  更新時間:09-09-18 08:47

背景顏色文字尺寸文字顏色鼠標雙擊滾屏 滾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昏黃的街燈在迷霧中顯得是那么神秘,地面是由方磚制成,大概為了特意營造出一種上個世紀的風格,這些方磚并不平坦,但起伏不大,踩上去也沒有硌腳的感覺,而是令人覺得十分地舒服。

    也許是霧氣的原因,地面顯得濕漉漉的,被那昏黃的街燈一照,反射出更加微弱的光來,而這種微弱的光就象故意灑在地上的干冰,形成了有半尺來高的地氣,白騰騰的,人站在這里,有種恍若隔世的感覺。

    林川強迫自己停止對燕妃子道德上的審判,問道:“現在做什么?”

    燕妃子斜眼看了一下不遠處的那個發呆咖啡屋,里面燈光倒是相當明亮,透過落地的大玻璃可以看見有兩對情侶正在一邊品著茶,一邊曖昧地說著什么。

    “我可不想坐在那里去談一個妓女失蹤的案子!”燕妃子說道。

    在一個相當具有情調的咖啡店里去談論別人的事情的確有些大煞風景。

    林川急忙應和著:“我也不習慣坐在那里。”

    “不,”燕妃子說道,“我的意思不是說咱們要坐下來談什么,而是說咱們應該干些什么。”

    “現在?”

    “當然,這叫趁熱打鐵,咱們必須去俏江南看一眼去。”燕妃子自信地說道。

    林川其實覺得這個建議并不算太壞,但話出自燕妃子之口,他便猶豫了:“那種地方你去不合適吧,我看還是由我單獨前去。”

    燕妃子哼了一聲:“男人能去的地方我自然也能去!”

    這個女人說話向來剛愎自用,根本聽不進去別人的勸阻,何況受到孫老板的奚落,心中肯定有一絲不快,林川只好同意:“你這么去未免有些不方便,不如去我那里,幫你找一套男人的衣服。”

    燕妃子的眉毛立即立了起來:“難道你讓我穿你的衣服?”

    當然不可能的,燕妃子雖然作派果敢,但卻從來沒有穿過男人的衣服,甚至中性的衣服也很少穿,更重要的是,林川雖然不夠魁梧,但也是一個漢子,他的衣服是燕妃子這樣小巧玲瓏的女人根本穿不了的。

    “那怎么辦?”林川希望燕妃子打消去俏江南的念頭。

    但他的希望終于還是落空了,燕妃子笑著說道:“我打算就穿這一身前往,你陪著我,咱們先去找俏江南的那個老板去。”

    林川真有些哭笑不得,他說道:“燕大記者,別忘了,你可是隍都城的名人,即便穿了男裝你也容易讓人看出來,何況不化妝呢!”

    燕妃子以現在這身裝束去幻夢園,相信至少有一半以上的人會認出她來不但包括園里的那些小姐們,還包括許許多多的嫖客們。

    經常光顧幻夢園的嫖客中不乏有隍都城中的知名人士,而這些人最怕的莫過于記者了,尤其是一個女記者。燕妃子這樣不加喬裝而明目張膽地前往幻夢園,即便什么也不做,對許多人來說也是一種威脅。

    林川絕不是一個怕事的人,但他卻不愿惹事,更不愿意看到燕妃子惹事。

    但這個時候,想要勸阻燕妃子顯然是一件十分棘手的事情,這個女人剛剛在孫老板的面前受了挫,心中一肚子氣始終沒有發泄出來,林川知道,燕妃子除了對孫老板的嘲諷心中不平以外,多少對自己還有些不服氣。

    難道只有林川能夠找到失蹤的人嗎?

    燕妃子沒有說出來,但暗中已經和林川較上勁了。林川雖然看透了燕妃子的爭強好勝,但卻無法點破,只好同意了燕妃子這個大膽的,其實是相當不合時宜的建議。

    兩個人在路邊終于截住了一輛出租車,然后直奔向幻夢園。

    此時已經是后半夜了,七月初八的凌晨,幻夢園向來是前半夜熱鬧,后半夜要清靜許多,林川雖然沒有去過,但卻想象得到這種地方的狀況,這也是他覺得可以慶幸的地方,燕妃子的出現想必不會引起太大的波動。

    但在出租車上的時候,依舊發生了一件令燕妃子十分不快的事情,就是那個司機的眼神,透過后視鏡,司機時不時地瞟著燕妃子,終于,他還是有些忍不住了,笑著說道:“這位小姐長得象那個隍都早報的燕大記者啊!”

    這句話是對林川說的,同為男人,林川當然明白了這種話中的含義,他只好笑了笑,搶著說道:“的確是有點像。”

    燕妃子狠狠地瞪了林川一眼,但也沒有將自己的身份立即暴露出來。她顯然也明白了司機話中的含義。

    出租車駛進幻夢園,停在了俏江南門前。

    林川與燕妃子剛一下車,只見從門內便走出來一個風韻猶存的女人來,林川的心立即跳成了一團。

    林川相信,任何一個正常男人如果看到這個女人心臟都會加速運轉起來,因為這個女人身上所散發出來的成熟韻味足以征服所有的男人,甚至還有女人。

    一個成熟的女人絕不是用美麗,性感這類詞匯所能形容的,它是一種氣質,是獨有的,是與生俱來的。這個女人便是如此,她身上具備著一種獨有的令人著迷的神秘氣質,而這種氣質令林川感到有些窒息,但即便是這樣,他也情愿因為這種窒息而死去。

    林川突然感到胳膊鉆心似的疼了一下,忙低頭看,只見燕妃子瞪著眼睛在看著他,顯然剛才是她狠狠地擰了自己一下。如果一個自認為很漂亮的女人發現身邊的男人正在目不轉睛地盯著另一個女人,尤其另外的女人還要比自己大上許多,那么,自認為漂亮的女人除了將男人狠狠地擰上一把以外,別無選擇。

    有時候,女人擰男人是一種親近的表示,但更多的時候,這種行為只不過是女人為了掩飾自己的失落而做出來的自然舉動,也許更是一種本能的反應。毫無疑問,燕妃子有些失落,林川的眼神是繼孫老板的話語后再一次對她的打擊。

    隍都城最出名的女記者在孫老板面前是一個笨丫頭,而在林川面前又成為一個丑女,又笨又丑的女人竟然是對自己的總結,燕妃子想都沒有想過,天底下也許沒有比這個評價更惡毒了。

    這個女人臉上充滿了嫵媚地笑意,但當她看到林川身后的燕妃子時,笑意頓時從她的臉上消失了。

    女人來到了林川的面前,問道:“你是林先生?”

    林川愣了一下:“你認識我?”

    女人微微一笑,看了一眼燕妃子:“我認識她,隍都城中最有名的女人,孫老板說了,那件事他請了你們倆幫忙,所以我一見燕大記者,自然也知道了您便是林先生。”

    這不是推理,只是一個信息的轉移,林川不知道這是孫老板與這位老鴇早就計劃好的還是孫老板剛才與這個女人通過電話。

    “您是這里的老板?”

    “是的,我姓梅,人們習慣叫我梅姐,我不太喜歡聽別人叫我梅老板。”女人風情萬種地說道。

    

標題:
內容:
評論可能包含泄露劇情的內容
* 長篇書評設有50字的最低字數要求。少于50字的評論將顯示在小說的爽吧中。
* 長評的評分才計入本書的總點評分。

Copyright 2017 www.utakn.tw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擅自轉載本站內容。
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我們拒絕任何反動、影射政治、黃色、暴力、破壞社會和諧的內容,讀者如果發現相關內容,請舉報,連城將立刻刪除!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及本站所做之廣告均屬其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如果因此產生任何法律糾紛或者問題,連城不承擔任何法律責任。

        
王者捕鱼破解版无限金币 贵州11选5破解 三肖中特期期准 今晚什么特马号 江苏十三水 云南时时站 幸运飞艇遗漏分析图 titan007足球即时比分直播 吉林快3走势图 快速时时是官方吗 网易手机彩票开奖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