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以身相許

章節字數:2131  更新時間:19-07-21 19:17

背景顏色文字尺寸文字顏色鼠標雙擊滾屏 滾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沈卿卿不禁啞然,她原道傅宸章是個悶騷貨,現在才發現,他是個騷貨。這滿滿的荷爾蒙熱氣噴薄,誰頂得住啊!

    沈卿卿強作鎮定:“路見不平拔刀相助,也不用靠這么近。”

    傅宸章聞言雙臂一松,沈卿卿如獲新生,奪門而出。

    方君華點頭哈腰地跟在玉紹嵐身旁,剛要讓對方先進,不防沈卿卿驀地一開門。方君華懵了,他特意看看門上懸掛的男廁標牌,沈卿卿頓時尷尬萬分

    正這時,傅宸章不疾不徐的走了出來,他右手很自然地往沈卿卿腰上一搭,語氣里滿是嗔怪,“不會喝酒逞什么能?路都認不清了!”

    沈卿卿瞬間想起自己是個醉鬼,忙往門框上一靠,嘴里含糊,“與你何干?”說著伸手要推開傅宸章,然而失敗。

    “走,出去再說!”傅宸章微微掃了對面兩人一眼,就連摟帶拽地拖著沈走了沈卿卿。

    留下玉紹嵐跟方君華面面相覷,傅小霆那檔子事兒,方君華不知道,玉紹嵐可是門兒清。他今晚上特意為難沈卿卿,不過就是知道傅宸章在這女人跟前吃了癟,于是借題發揮一下,可傅宸章跑來英雄救美他很意外。

    玉紹嵐心底冒出一股無名火,方君華更懵逼了,說好的玉紹嵐看上沈卿卿呢?怎么臨陣換將了?他口袋里的手攥著那張客房房卡,事先想好的一籮筐奉承話,默默咽了回去。

    停車場的燈光有些昏暗,傅宸章幾乎是不容分說把沈卿卿扛過來的。

    夜晚涼風習習,沈卿卿坐在副駕上,臉上寫滿了不忿。

    傅宸章氣定神閑地看著她:“怎么不說話?別這副表情,我又沒欺負你。”

    “你沒有?”沈卿卿語氣不善,“那我剛才讓你放開我,我說我要回家,你聾了?”

    傅宸章靠近她些,委屈道:“怎么,才利用完我解了圍,就翻臉不認人了?”

    沈卿卿毫無愧色:“我逼你了?既然自作多情,就別施恩圖報。”

    “可我就是想圖報,你說怎么辦?”

    沈卿卿頓覺三觀盡毀,她是怎么也想不到,傅宸章正人君子的形象下,竟然藏著個胡攪蠻纏的潑皮內核。

    “你說怎么辦?”

    傅宸章打量半晌,見沈卿卿氣鼓鼓的樣子,忽然笑道,“要不,你嫁給我吧!”

    沈卿卿聞言,滿眼不屑:“就算你們傅家有權有勢,可你也該清楚,你的一言一行,都應對得起你平日里穿的那一身戎裝。”

    傅宸章也嚴肅起來:“第一,我今天穿了便裝,第二,我對你說的話是認真的。雖然不論何時何地,不論我穿著什么裝束,時刻維護職業形象都是我的使命,但我也是個人,沒有哪項條令規定,我遇見自己喜歡的女人,不可以表達出來。”

    “喜歡?”沈卿卿眼色泛冷,“才見兩次就喜歡,你這喜歡未免太隨便了吧!”

    傅宸章給了她一個心靈暴擊:“不是兩次,第一次見你我就知道,你是我喜歡的女人。”

    “所以第二次,就原形畢露上下其手了?”

    傅宸章解釋:“你也明白,剛才在里面,情況特殊。不過為了不讓你誤會我是故意耍曖昧,所以我開門見山,請你嫁給我!這樣,沒問題吧?”

    “你……”沈卿卿氣得手抖,喘著粗氣,無言以對。

    “女孩子生這么大氣,對身體不好。”他說著,擰開瓶水遞過去。

    沈卿卿喝了兩口,情緒平復很多,扭頭道,“給我個理由!”

    男人直視著她的雙眸,眼底灼熱如火,“我這輩子都注定要在官場打交道,如果不投身行伍,也會入仕從政。承蒙祖輩積德,我還用不著靠娶老婆靠岳父提攜,那你說,我為什么不娶一個聰明能干的女人做幫手呢?”

    “跟你門當戶對的女人里,未必沒有聰明能干的。”

    傅宸章附去沈卿卿耳邊,嗓音低沉,“可你不一樣,你是天生的政客,又聰明又狠辣,膽大包天,能把我侄子打進醫院,第一次見面,就敢要挾我。你不是信女,我不是善男,你說,我們是不是天生一對?你這樣的女人,哪個男人娶了你要是降不住,一準被你虐死!”

    她抬頭正對上那灼熱的目光,“你是不怕死,還是,認為自己不會死?”

    傅宸章含笑:“我會對你好,你舍不得下手。”

    沈卿卿不以為然:“我要是不答應呢?”

    “哦?”傅宸章故作吃驚,“你是聰明人,該不會真覺得,我侄子的事兒,我家里頭真這么就算了吧?”

    雖然已經不當皇帝好多年,可曾經的職業習慣使然,沈卿卿仍舊保持著殺伐決斷的作風。沉默半晌后,她幾乎在牙縫里擠出兩個字:“好,嫁!”

    傅宸章看她一臉不甘卻又無可奈何,不禁露出滿意的笑容。已過而立之年的他,早對家里催婚不勝其煩,卻又對尋常女子避之不及,沈卿卿恰在這個時刻出現了。他沒有解釋,自己內心對她的喜歡,她又怎么會信?就算威逼利誘達成目的,也未必是壞事,感情里,有些事本就說不清。

    傅宸章執起她的手,放在自己心口:“我說會對你好,就不會食言。”

    沈卿卿不理會對方的深情款款,她一個職業皇帝出身的人,哪有心思細究傅宸章到底想什么。男歡女愛,走上人生巔峰前她就洞若觀火了,上輩子怎么死的還不知道呢,她才懶得糾結什么情情愛愛。

    權力的好處,沒人比她明白,既然不能安穩一世,傅宸章也是個不錯的選擇,誰不知道傅家跟玉家幾代世交,相傳玉家的私家藏書別苑天心樓里,藏著大量未經披露的齊朝史料,如果能借這個機會,弄明白圣宗駕崩的歷史謎團,也未嘗不是一件好事。

    第二天下午,玉紹嵐一肚子氣仍然沒有消,他打電話跟傅宸章興師問罪,“我說你丫什么情況?我這里給你找面子,你倒好,反手就賣隊友跟那女人攪一塊兒了?”

    傅宸章告誡道:“說話注意點兒,什么那女人,以后你得叫嫂子!”

    “什么?”玉紹嵐如遭雷劈,“傅老三你給我說清楚,這什么意思?”

    “字面意思。”

    聽對方語氣淡然,玉紹嵐火更大了,“中邪了吧你!你家知道沒?”

    傅宸章笑道:“他們通知完了,你是最后一個。”

    

    作者閑話:

    

標題:
內容:
評論可能包含泄露劇情的內容
* 長篇書評設有50字的最低字數要求。少于50字的評論將顯示在小說的爽吧中。
* 長評的評分才計入本書的總點評分。

Copyright 2017 www.utakn.tw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擅自轉載本站內容。
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我們拒絕任何反動、影射政治、黃色、暴力、破壞社會和諧的內容,讀者如果發現相關內容,請舉報,連城將立刻刪除!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及本站所做之廣告均屬其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如果因此產生任何法律糾紛或者問題,連城不承擔任何法律責任。

        
王者捕鱼破解版无限金币 抢庄牛牛能提现的app 高频一分赛记录 最新PT游戏平台网址 安卓市场23 电竞奇兵比分网 360度彩票走势图表大全 麻将二八杠押注技巧 快乐时时记录查询结果 福建时时快3开奖 款4吉林时时票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