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一言不合就開吵

章節字數:2989  更新時間:19-07-30 22:50

背景顏色文字尺寸文字顏色鼠標雙擊滾屏 滾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傅宸章一夜未歸,沈卿卿原本沒那么在意,可直到中午吃完飯,還是不見人影。打電話去問小秦,那邊說他昨晚散場之后直接在營房休息了,今天,沒露面。

    昨晚平復的心情,突然翻騰起來,沈卿卿沒來由地火大,點開微信想質問他,手指在半空懸了幾秒,又退出了會話。她情緒陡然低落起來,無力地長出口氣,坐在沙發上自言自語:“呵,男人!說的比唱的還好聽……”

    一時又想起做皇帝前那場婚姻,心中更覺抵觸。雖然傅宸章甩那渣男一百條街,可也不過殊途同歸,她突然覺得男人的存在,無非是讓自己徒生難過的。

    此時此刻的傅宸章,與謝榮輝相對而坐,只覺百無聊賴。

    謝榮輝見他黑著臉,越發笑如春風:“我倒是挺好奇的,都說傅長官跟新婚妻子感情甚好,然而你這么沉默寡言,你那個老婆卻伶牙俐齒的,你倆能過一塊兒去?”

    傅宸章眼神犀利:“你見過她?”

    謝榮輝頷首:“昨天是第二次見,有沒有興趣聽聽,我們兩次見面都談了什么?”

    “呵!”傅宸章冷哼一聲,“不在我有沒有興趣聽,而在你是否樂意說。”

    “當然樂意!”謝榮輝看向傅宸章的目光深邃起來,“第一次見面,我告訴她,你之所以輕易放過她,因為你對她有意思。我說可以幫她嫁入豪門,問她愿不愿意跟我合作,她欣然同意。”

    “合作,你的交換條件?”

    聽對方這樣問,謝榮輝笑意更加燦爛:“我逗她的!她雖然有幾分聰明,可是,她身上并沒有什么對我有交換價值的砝碼。兄弟不過是,幫你試試金而已。”

    傅宸章面色不動,聲音一時多了分寒意,“第二次呢?”

    “哦,就在昨天,我無意間碰見她在咖啡館發愁。你大概不知道吧,她的項目組被叫停了,玉紹嵐那小子親自跟曦華要求的。問她需不需要我出門從中斡旋一下,她起身走了。還煞有其事的扔下句話——”謝榮輝的聲調霎時拉長,他皺一皺眉,“你老婆說,為什么放著你不求助,而來找我這個外人幫忙呢!”

    看謝榮輝嘴角仍舊掛著笑意,傅宸章挑起眉頭,“你火急火燎的把我叫出來,就是為了說這些?”

    “我知道,在你看來這些都是廢話。可是傅老三,好歹大家認識小半輩子了,我不過是想給你提個醒,你那個老婆,很不簡單!”

    “跟你有什么關系?”

    謝榮輝故作委屈:“喲,這不識好人心!就算只是點頭之交,我善意提示一下也不為過吧?雖然咱們兩家政見不同,也不至于你我就非得水火不容,是吧?”

    “嗯,那多謝了!”傅宸章說完,起身而去。

    沈卿卿見他進門就黑著臉,不免奇怪,張口問道,“你這去哪兒了,一天天的不著家,舍得回來了?”

    傅宸章語氣冰冷:“看來你不希望我回來?”

    沈卿卿登時炸了毛:“呵,果然是來者不善啊,我這問你一句還問出罪過了是吧?行,這你家,你想什么時候回來就什么時候,我沒資格問!您歇著,我告辭!”

    她也不待傅宸章再說什么,穿了鞋開門而去。

    走了好遠才發現自己空著手,手機、鑰匙什么都沒帶,剛才只顧生氣,穿了件單衣就跑出來了。

    沈卿卿瞬間清醒很多,她發現最近的自己在處理跟傅宸章的關系上,實在腦殘到飛起:一言不合就開吵,這很容易妨礙計劃進度啊!

    然而事已至此,就算要她主動求和,也不是立刻。出了家屬院,沈卿卿漫無目的地往街區方向走,路過一條巷子時,忽然聞見肉香撲鼻。上跟前看,一家小餐館隱藏在巷口的的小院兒里,院門口立個牌子:私房羊湯。

    瞄了兩眼轉身要走,就見倆老頭迎面而來,要進院子的時候看了看沈卿卿,驀地開口,“姑娘來喝羊湯的吧,今天不巧啊,老板得關門陪我們打牌嘍!”

    沈卿卿想說不是,不防院里又出來個老頭:“喲,老高老李你倆來挺早啊!老陳剛來電話,說堵路上了,讓咱們等等他,哎這姑娘是?”

    剛跟沈卿卿搭話的老頭道:“估摸也是來喝湯的,喲這姑娘頭回來吧,穿這么薄,他家湯喝完是暖和,可小風一吹你得感冒啊!”

    沈卿卿無語,心說這什么跟什么啊!剛想告辭,一直沉默老頭也開了口:“嗨,別跟外頭站著了!我說老吳,你不是說老陳那堵車嘛,咱三缺一,要不叫這姑娘先替他打幾圈,正好給姑娘盛碗羊湯喝,別凍著她。”

    “行!行!”老吳應著,往里讓他們,“來姑娘,一塊兒進來吧,我這剛熬好的一鍋湯,給你們盛去啊!”

    跨過小院,里屋是餐館的布局,桌椅板凳擺的整齊,比一般的小館潔凈太多。正中的大桌子上,麻將已經碼好,沈卿卿本不想跟些老頭們湊熱鬧,可一想自己啥都沒帶,實在沒地方去,幾個老頭看著都一臉正氣不像壞人,她也就勉為其難跟進來了。

    老吳媳婦兒十分熱情,忙前忙后的沏茶倒水,又看沈卿卿衣著單薄,老太太特意拿來件厚衣服讓她披上。幾個人顯然都是老朋友,沒聊幾句就搓起麻將來。

    “嗯,我這把牌不錯,你們等著輸錢吧!”老高嘟囔一句,忽然對沈卿卿道,“姑娘不著急摸牌,先喝口湯暖和暖和,你吳叔手藝不是蓋的!”

    被稱老李的老頭聞言放下手機,跟著點頭,“沒錯,炊事班班長,那代表著我軍最高水平!”

    看他說的正顏正色,沈卿卿忍俊不禁,放下碗頓時反應過來:炊事班,這幾個老頭是戰友?不容她多想,那邊老高一邊出牌一邊問,“這春寒料峭的,姑娘這么一個出來了,周末你對象不跟家陪你啊?”

    見她不說話,老李插言道:“是小兩口吵架了吧?那小子也是,媳婦兒生氣不說哄,還讓她自己跑出來了!”

    老吳于是規勸:“姑娘啊,你對象就算有錯,可有啥不能好好說的。年輕人,吵多了傷和氣……”

    沈卿卿聽得一個頭倆大,為了讓仨老頭轉移話題,她決定——使出真本事!沒當皇帝之前,她跟弟弟被送入鄰國北梁做人質,為了活命,她必須隨時掌握北梁的政局動態,一介女流,要不顯突兀打入北梁高層政治圈,唯一的方法就是夫人外交。北梁貴婦們最愛打麻將聊閑話,她一手麻將技能,因此練得爐火純青。

    仨老頭實在沒料到,沈卿卿看似淑女,竟然是個隱藏的大boss,她贏起牌簡直像開了掛!

    “喲,又聽牌啊姑娘?”看她眉眼帶笑,老高愁眉苦臉,帶的二百塊現錢都輸了不說,現在已經又該了沈卿卿130,這牌真的沒法打了!

    老吳老李相視一瞬,都從對方眼神里讀出了無奈,就在三人暗暗叫苦的時候,救兵終于到了。

    傅宸章悄無聲息地走到椅子旁:“卿卿,我們回家吧!”

    沈卿卿剛要說“自摸”,冷不丁被嚇了一跳,手上的九條沒拿穩直接掉了出去。

    “我胡了!”老吳喜滋滋地抓過九條,順勢將牌推倒:“清一色,你點炮了,加倆花一共27番,剛才該你180,抵了之后你退我90,給錢給錢……”

    沈卿卿不干了:“吳大爺,我自摸的,那不是出牌!”

    “你牌都丟出來了,不帶反悔的啊!”老吳看看傅宸章,“你說是吧?”

    傅宸章木木地點頭,沈卿卿瞪他一眼,“你幫誰的?”

    老高聽了嘿嘿一笑:“姑娘,這叫幫理不幫親。”

    沈卿卿也跟笑:“高大爺,既然這樣,您跟李大爺該我的錢,先給了吧!”

    老李搖頭:“誒……這姑娘,你對象都來找你了,別光想著錢的事兒啊!”

    沈卿卿看兩眼傅宸章:“你干嘛跟我擠眉弄眼的?”轉而又對老高老李道,“兩位大爺,你們憑本事輸的錢,不帶賴賬的啊!”

    老高老李相顧無言,傅宸章無奈地探口氣,終于硬著頭皮使出撒手锏。只見他上前一步站正了身體,接著朝老高老李行一個軍禮:“首長好!”

    倆老頭瞬間回血,笑逐顏開,老高擺手:“在外面,這么客氣干什么呀!”

    沈卿卿環顧一周,也跟笑了起來,“就是,你還學會客氣了,你出主意讓我贏仨大爺錢的時候,可沒說要客氣。”

    她說的一板一眼,傅宸章臉色嚴肅的臉上,驀地泛出鐵青色。仨老頭都沒忍住,大笑起來,老吳媳婦抿著嘴,手指點一下沈卿卿額頭,“這鬼丫頭,還跟小傅置氣呢!你們倆小冤家,有什么事回家好好說,可別再吵吵了,噢。”

    見沈卿卿不情不愿地被傅宸章拽出門去,贏的錢還忘了拿,仨老頭表示十分欣慰。

    

    作者閑話:

    明天見~

標題:
內容:
評論可能包含泄露劇情的內容
* 長篇書評設有50字的最低字數要求。少于50字的評論將顯示在小說的爽吧中。
* 長評的評分才計入本書的總點評分。

Copyright 2017 www.utakn.tw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擅自轉載本站內容。
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我們拒絕任何反動、影射政治、黃色、暴力、破壞社會和諧的內容,讀者如果發現相關內容,請舉報,連城將立刻刪除!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及本站所做之廣告均屬其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如果因此產生任何法律糾紛或者問題,連城不承擔任何法律責任。

        
王者捕鱼破解版无限金币 乒乓球直播 时时彩平台官网下载 篮球即时比分 姚记娱乐在哪里 pk10走势图解 时时彩大小单双口诀 大奔国际娱乐 最新pt电子游戏平台 金金吊桶论坛稳赚包六肖 老时时开奖结果公布